台灣有一段時間被美國轟炸,然後有一段時間接受美國援助,再來有一段時間把美國當成是背叛己方的盟友,接著又有一段時間把美國視為深造旅遊就醫移民的好地方;在台灣長大的我們相當熟悉美國的電影和影集,在台灣生活的我們吃的用的有很多美國的品牌。 但是⋯⋯我們真的了解這個國家嗎? 完整文章
文/莎拉.瑪札 歷史學家所構建的各種故事,提供了社會上各群體如國家、地區、民族等集體認同,這跟我們藉由跟自己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來建立個人認同,是同樣的道理。我們當然可以努力拓展出新的觀點,這能讓人對原有故事徹底改觀,也讓我們對自身有全新看法:心理治療中的許多形式正是要幫助患者做到這點。改變一個共同體的故事,像是國家,其效果可以是解放性的,但這幾乎不可避免地會遭遇強大的阻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問我:接下來要寫什麼?」林立青說,「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寫什麼。」 2017年出版《做工的人》之後,林立青從一個在臉書上寫文章描述工人日常實況的工地監工,變成暢銷作家,有些狀況沒變,但他看開了;有些狀況變了,而他認為自己眼界開了。 完整文章
文/Otter4018 三口竹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最近看的兩本書剛好都跟勞工主題有關,一本是白曉紅的《散沙》,一本是林立青的《做工的人》。其實兩書的著眼點不同,本不能比較,但因為描寫的同樣都是社會所謂較底層的人 ,加上看的時間接得很近,就忍不住想在一起。 完整文章
※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 我們常說的特休,是特別休假的簡稱,依照《勞動基準法》第38條的規定,當勞工為同一個雇主或是在同一個事業單位工作持續一定期間後,雇主依法應該給予的休假。而特別休假制度是為了幫助勞工恢復工作後所產生的疲勞,進而維護勞動力,以落實勞工的休息權。依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完整文章
文/黃怡翎、高有智 很多人都愛看電影,不論是朋友聚會、娛樂休閒、情侶約會,甚至是失戀、沮喪、痛苦等,都能在電影世界裡,隨著虛幻世界裡的喜怒哀樂,得到不同的人生體悟與情感釋放。 人們透過電影撫平寂寞與傷心,從電影中找到希望與幸福感,那麼從事電影相關產業的工作者,在這種製造夢想的工廠中,是否也同樣得到快樂與希望呢? 大眾娛樂背後的孤獨 完整文章
※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 2016年,發生了兩起罷工議題,恰巧都和交通有關。高鐵工會指控高鐵公司積欠五億元的加班費,揚言在年節期間罷工。交通部長陳建宇對此回應,爭取加班費不能跟交通人的天職與輸運扯在一起。最終高鐵公司釋出善意,先給付半數2.5億元,此次事件也稍稍告一段落。相對的,華航空服員則抗議公司的「責任制條款」,而成功發起了航空業首次罷工。 完整文章
上禮拜和謝金魚對談其新書《崩壞國文》,咱倆聊起唐代幾個文人的輪班的實況,回家就看到勞動部(又名常常把人家畫布給幹走的幹畫布)發新聞稿,說因應勞工過勞、雇主違規的可能,決定透過海報和微電影來進行宣導,讓我想到古代士大夫如果穿越到我們當前的鬼島,不知對現行制度的這種七休一、加班上限的規定,會不會感到過勞,於是我冒著被譙賴神同路人的風險,稍微研究了一下漢唐的例假制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