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完整文章
文/nathalie.cheng原載於「Readmoo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利用了星期五跟星期六看完了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繁花將盡》(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星期天一天看完了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所以星期一有點憂鬱應該算是在可以理解的範圍之內吧! 先看完的是《繁花將盡》,所以還是先來聊這本吧。 完整文章
喜歡讀走路的書。有的書整本在走路,像蔡逸君《跟我一起走》,如卜洛克套用其小說書名而來的《八百萬種走法》,當然也包括經典的《浪遊之歌:走路的歷史》。或者在書裡有人走來走去,如房慧真的幾本散文,或張大春短篇小說〈走路人〉,讀來皆興趣盎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起秋風了,整個週末假期都窩在窗邊讀書,讀累了就到公園走走抓寶。有時候覺得日子過得就像果子離新書《散步在傳奇裡》。這書的封面上有一段話,讓人羨慕:「我住在簡單的地方,簡單地生活。時代向前走,興衰起落,自有調節,我還是散我的步,讀我的書,寫我的,平靜生活。」 完整文章
在推理小說世界之中,我們何其有幸碰到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系列, 我們的閱讀不可奢侈一些、貪婪一些,此時不如此更待何時? ──唐諾 幾個星期前,出版界友人 G 循例在平安夜辦了場聖誕趴,捷運大安站附近一家坪數不大的咖啡館擠進了四五十名同業(來來去去應有破百人),吃披薩喝紅酒配臭豆腐邊聊工作二三事。 友人 A 談及 2015 年的熱銷話題:「誰想得到賣最好的,是一本沒有字的書?」朋友 B 完整文章
本文原載於【ReadIt 悅閱】,經作者同意轉載文/陳浩基 我喜歡閱讀,但我讀得很慢。我十分羨慕一些台灣朋友,他們看書的速度相當驚人,一晚可以完讀兩本兩百多三百頁的小說──他們不是用某些「水過鴨背」的方式閱讀,而是真真正正仔細看過每一句句子、充分理解內容和細節的。相比之下,我要一整天坐下來什麼都不幹才能看完一本兩百來頁的小說,實在有夠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