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女病患確診的那個混亂夜晚,我買了牛膝骨湯放到媽媽面前,然後戴著口罩坐在遠處。媽媽的腳仍然發腫,走路一瘸一拐。她碰都沒碰牛膝骨湯,逕自哭了起來,好像自己的女兒已經感染了 MERS 一樣。 媽媽像是死期將至的獨立運動人士,以悲壯的語氣說:「我要待在這裡。要死一起死,要活也該一起活才是。」 完整文章
文字/島耕作;筆訪/犁客 我們認識島耕作時,他剛升上公司的課長,他是一個剛從青年時代步入前中年期、任職日本大型商社、努力工作男子的典型,得面對家庭和職場的問題,得處理感情和人際的關係。島耕作幾乎是某段時期日本上班族的代表──當然,不是每個上班族都會面對與島耕作相同的際遇,但大家都很容易在島耕作的某段經歷裡找到共鳴。 完整文章
文/薛怡青 近日台灣半導體封測廠日月光K7廠排放污水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引起諸多民怨。為了拼經濟,我們需要犧牲人民及其子孫的健康?破壞大自然的法則嗎?而政府在這中間所扮演的角色,是保護人民?亦或是與資本主義的大企業相互謀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