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
文/elish 以常識來說,天上有那麼多星星,這些恆星當中肯定有不少擁有行星。而在美好想像中,這世上既然有那麼多行星,裡頭肯定有些承載著外星生命。說不定在我們不知曉的宇宙彼端,連銀河帝國都存在也說不定。 不過現實是,人類一直要到1995年才初次確認到系外行星的存在。 完整文章
Readmoo讀者支持的、來自世界各國知名學者的重量級歷史專論很多,但有一本由台灣本土作者撰寫、相對輕簡的歷史「散文」,長年佔著暢銷榜和閱讀榜的名次;沒讀過時會讓人覺得意外,一讀就會覺得這書會賣是理所當然。 因為作者講的不是「歷史」,而是「故事」,那些歷史人物全成了有血有肉的角色,有的長得不錯有的腦子不差,沒那麼多憂國憂民或胸懷大志,就是和你我一樣在世上生活呼吸試著活得開心一點的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在上個世紀的九零年代初期,你/妳正處於一個「從屁孩變成文青」的階段(請注意,這裡指的「文青」是讀的書聽的音樂看的電影都夠多但自己常常覺得不夠多的那種人,不是會注意自己隨便什麼用具的牌子有沒有設計感那種人),那麼你/妳聽過《美麗佳人歐蘭朵》這部電影的機率很高,或者也可能設法透過影展、Sun Movie春暉電影台、MTV包廂或VCD租售店看過這部電影。 完整文章
文/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譯/劉盈成[2] 有天早上,維吉尼亞.吳爾芙安坐下來,要開寫一部很要緊的小說。她先是雙手抱頭,一陣灰心喪志,接著寫道:「以筆醮墨,然後在乾淨的稿紙上,彷彿機器般自動寫下了這幾個字:歐蘭多傳。一寫下這些,我整個人欣喜痴狂,腦子裡思緒紛呈,飛快寫到了十二點。」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日語有個非常有趣的詞叫做「tsundoku (積ん読)」,是為日文的積累(積んでおく)與閱讀(読書)兩詞結合而來。這個詞有「以堆起來放著的方式讀書」的打趣意味,更泛指許多人買了書卻囤積著不看的微妙現象。相信買了書卻不看是許多讀者共同的痛,與文字共生的作家們也常出現超量購書的情況。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