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在上個世紀的九零年代初期,你/妳正處於一個「從屁孩變成文青」的階段(請注意,這裡指的「文青」是讀的書聽的音樂看的電影都夠多但自己常常覺得不夠多的那種人,不是會注意自己隨便什麼用具的牌子有沒有設計感那種人),那麼你/妳聽過《美麗佳人歐蘭朵》這部電影的機率很高,或者也可能設法透過影展、Sun Movie春暉電影台、MTV包廂或VCD租售店看過這部電影。 完整文章
文/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譯/劉盈成[2] 有天早上,維吉尼亞.吳爾芙安坐下來,要開寫一部很要緊的小說。她先是雙手抱頭,一陣灰心喪志,接著寫道:「以筆醮墨,然後在乾淨的稿紙上,彷彿機器般自動寫下了這幾個字:歐蘭多傳。一寫下這些,我整個人欣喜痴狂,腦子裡思緒紛呈,飛快寫到了十二點。」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日語有個非常有趣的詞叫做「tsundoku (積ん読)」,是為日文的積累(積んでおく)與閱讀(読書)兩詞結合而來。這個詞有「以堆起來放著的方式讀書」的打趣意味,更泛指許多人買了書卻囤積著不看的微妙現象。相信買了書卻不看是許多讀者共同的痛,與文字共生的作家們也常出現超量購書的情況。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今年的日曆即將見底,明年的行事曆是否已經備妥?新的一年除了令人分身乏術的工作與讓人引頸期盼的連假外,不妨在行事曆上記下這十一個文學相關慶典。從喬伊斯到蘇斯博士,文人與作品皆有專屬的節日,身為文學愛好者,規劃明年行程時,或許可以把這些慶祝文學節日的所在也考慮進去。 1月25日:伯恩斯之夜 1月25日是詩人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6月初,企鵝藍燈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突然宣佈:我們要開始賣紀念品和T恤了! 這間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並不是想從此轉換跑道投身服飾業戰場,而是因為他們收購了一家只要是熱愛書本、閱讀與文學的人都會愛不釋手的周邊商品開發商! 創立於 2010 年的「Out of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