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那些與我們身處同個地方,有著不同膚色、穿著不同服裝、說著不同語言的人們,你都怎麼稱呼呢?是外勞?移工?在One-Forty裡,他們是家人、是朋友,是與我們一樣努力打拼、有著夢想的存在。 完整文章
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完整文章
文/沃草 Watchout 戴著帽子,高高的清瘦身影,朱家安站在台前,手拿著簡報筆,這對他來說是個不陌生的場景,更是他身為專職哲學普及工作者的日常。 關注社會議題的人,大概都曉得朱家安這號人物,他經營部落格「哲學哲學雞蛋糕」,將哲學帶入時事議題作討論,讀者更喜歡親暱地稱他一聲「腦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想要批評媒體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朱家安說,「學哲學是個不錯的選擇。」 還在念大學哲學系的時候,朱家安發現不同大學的哲學系所會教授不同哲學系統,但高中生並不知道這件事,選填志願時,每個哲學系所看起來都一樣是「哲學系」。朱家安開始在網路上介紹自己就讀的中正大學哲學系,希望為高中生提供一些參考,並且在「完整文章
沃伯頓(Nigel Warburton)在英國開放大學教哲學,也是哲學廣播「Philosophy Bites」的創辦人之一。2014年我曾介紹沃伯頓寫的簡單哲學史:《哲學的40堂公開課》,今年漫遊者文化再度引進他的作品《哲學經典的32堂公開課》。在這本書裡,沃伯頓把32本哲學經典裡的重要想法整理成短篇幅的說明,讓人可以快速抓到重點,並了解那些經典在當代脈絡裡的位置。 經典閱讀的障礙 完整文章
最近臺灣導盲犬協會的文宣引起爭議,文宣當中「理事長的話」引用宗教教義主張: 是上帝定規,一男一女才能繁衍後代,沒有人能違反這個規律;家庭,是一個照顧後代的組成;如果沒有產生後代的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家庭這樣的組成。[1] 完整文章
我們似乎習慣把理性和感性對立起來。例如說,若有人提出詳盡的計算數據,指出若我們把故宮文物全數賣掉,足以支援臺灣人民在可見未來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他可能會被指責「只用理性思考,缺乏感性」。又例如說,有些人在被指出其邏輯謬誤的時候,會自我辯護說「我這是比較感性的思考方式」。在這樣的理解下,理性和感性似乎是兩種思考方式,是人可以選的。而一個人的思考會得出什麼結果,就看你選哪一邊。 完整文章
這幾年來,公民對社會事務的關心逐漸上升,更有熱情參與公共討論。隨著論辯需求的增加,頂著思辨能力光環的哲學等人文科系,似乎也比過去受到更多注目。身為哲學人,我當然很高興看到這種情況,不過我也必須老實的指出,社會上對哲學的一些褒獎,恐怕是基於不熟悉而導致的迷思。 完整文章
台大機械系今年推甄筆試的題目引起爭議,命題委員引述聖經,寫下支持一夫一妻的題幹,請考生以此論述「工程師的社會責任」。 這串題目出在決定高中生是否能進入台大機械系的甄試裡,問題很明顯,以下直接引我的臉書貼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