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炎 所謂DNA 鑑定,是利用基因的DNA 鹼基序列之多樣性,來進行人身鑑別。 將DNA 應用於人身鑑別的想法,來自於原本在一九八五年,英國遺傳學者艾列克.傑佛瑞(Sir Alec John Jeffreys)的發現。他注意到DNA 在鹼基序列的重複次數上每個人均有明顯的差異等,遂開始想到可以將此原理應用於個體辨識上。而這個原理本身,則可以追溯到詹姆斯.華生(James Dewey 完整文章
文/婕咪‧瓦克斯曼(Jamye Waxman) 聆聽音樂 音樂具有強大的力量,可以幫助我們前進,美妙的旋律能瞬間療癒我們的心靈、改變我們的心境。有沒有哪些歌可以讓你覺得世界就在你的腳下,或是讓你情緒好轉?建立一份播放清單,收錄那些可以讓你提振精神的歌曲,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聽聽這些歌。 不要去想復合的可能 完整文章
文/巴斯提昂.歐伯邁爾、弗雷德瑞克.歐伯麥爾 「叮咚!」 來到我父母親家已經三天,我、我太太和孩子們,而大家也都病了兩天。除了我以外。晚上十點,安撫最後一個病人喝了最後一杯茶,我坐在餐桌前,打開我的筆記型電腦,把智慧型手機擺在一旁。 接著就彈出一聲「叮咚!」一則新訊息。 〔無名氏〕(John Doe)你好。我是「John Doe」。有興趣看一份資料嗎?我可以給你。[1] 完整文章
文/魯多.曼德斯 古巴從一九五八年開始就由共產主義獨裁統治,微弱的反對勢力分崩離析,毫無組織,對統治權力完全構不成威脅。當菲德爾把權力轉讓給弟弟的時候,邁阿密反對卡斯楚的流亡政府非常開心,認為轉移過程應該會十分短暫,專家們不是都表示勞爾年紀太大,絕對撐不了太久嗎?而且媒體還說他是一個「酒鬼,沒有能力統治國家」。 完整文章
文/史迪芬.平克 Steven Pinker 知識的詛咒是我所知的最佳單一解釋,足以說明為什麼好人會寫出壞文章。作者根本不能察覺,自己所知的是讀者所不知的:讀者沒有掌握到那個行業的行話,不能推測到對方認為太明顯而毋須說出來的話,沒有辦法想像到對方認為太陽底下清晰不過的圖畫。因此作者懶得解釋這些行話,或鋪陳其中的邏輯,或提供必需的細節。《紐約客》(New 完整文章
文/威廉‧貝瑞(William Barre) 譯/吳慧珍、曹嬿恆 我們討論過創造出乎意料的視覺意象對廣告的重要性;該怎麼翻轉典範,呈現意想不到的視覺效果,我們也詳細著墨過。現在,是時候給平面廣告的第二要素──標題,一個公平的機會了。 完整文章
文/林義馨 某日一一九送來一位「路倒」老人。所謂路倒,指的就是查不出身分又找不到親友又沒錢的病患,因為經常是病倒在路上被人發現,所以通稱路倒。有少數病患經警方查訪,能夠重回親屬懷抱,但更多的人不是病死醫院無名無姓,就是幸運出院轉住遊民收容所。因為路倒病人的費用由社會局補助,所以也有些老遊民利用此福利,到公家醫院看不要錢的病,吹不要錢的冷氣,甚至把醫院當旅館住,每隔兩、三天換一家。 完整文章
文/劉梅君(本文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 巴特拉教授是執教於美國的經濟學者,在本書中詳細舉出壟斷企業高層與政府高層相互為謀獲取暴利,但卻陷升斗小民於痛苦中的實例,大量運用長期統計資料進行實證分析,逐一駁斥幾點不同於西方主流經濟學之論。 例如作者指出美國經濟學家認為 20 世紀初期的大恐慌,是肇因於錯誤的政府政策,包括關稅、高負稅及貨幣流通不足等,因而當 1970 完整文章
文/卡繆(Albert Camus) 朝向山頂的戰鬥本身,就足以充實人心。 我們應當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薛西弗斯受到諸神的譴責而必須永無休止地推著一塊巨石上山,但到達山頂之後,巨石會因為自身的重量又往山下滾去。出於某種理由,諸神以為,最可怕的懲罰莫過於徒勞無功、沒有希望的勞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