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我家江水初發源,宦游直送江入海。 聞道潮頭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 中泠南畔石盤陀,古來出沒隨濤波。 試登絕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 羈愁畏晚尋歸楫,山僧苦留看落日。 微風萬頃靴文細,斷霞半空魚尾赤。 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 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 悵然歸臥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 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驚我頑。 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