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布 外科值班室裡,處處繩結。黑色或白色的絲線上結實纍纍,繩結如伏在黑暗裡築巢的昆蟲,在椅背的鐵條上、床鋪的梯子上,甚至馬克杯的把手上,一個挨著一個,安靜地棲息著。 打結是外科最基本的功夫。割斷的血管,需要繩結紮緊止血;而切開的傷口,更有賴繩結將分開的兩側組織對齊、靠攏,以利生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喜歡看電影,」鍾灼輝說,「尤其喜歡看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 如果將鍾灼輝的生平改編成電影,很可能會被觀眾認為編劇加入太多誇張設定──鍾灼輝當過香港警署的高級督察,是認知心理學博士、犯罪心理學家,會品酒、品茶,會開船、開飛機,會滑雪、是潛水教練,在射擊比賽中拿過金牌,還是心靈類書籍的暢銷作家。 完整文章
文/傅志遠 「你太過分了,居然搶我的刀!」一大早兩個住院醫師就在值班室裡吵了起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被罵的那人兩手一攤,似乎充滿無奈。 事情的導火線是前夜連續來了四臺緊急手術,但護理師卻沒有通知負責手術室值班的住院醫師,反而是另一位沒值班的住院醫師把四臺刀都給開完。值班的人以為整夜都沒事,一覺到天亮才驚覺自己錯過了四臺刀,這對正在累積手術經驗的住院醫師來說,當然不是好事。 完整文章
文╱約翰‧包威爾;譯╱柴婉玲 從學生到客服經理,幾乎人人都有興趣瞭解,背景音樂對於需要用腦的活動,到底是一種幫助還是阻礙。因此,有一批心理學家便針對我們的閱讀理解力、對剛剛讀過東西的記憶力,以及算數能力等方面探討了一番。到目前為止,這些研究結果仍完全「視情況而定」。 完整文章
文/蘇上豪 曾經替北部某佛教道場的住持師父看病。他因為心律不整而往返於多家醫院,但就醫的經驗讓他不是很舒服,效果也沒有想像中好,以至於後來漸漸把看病視為畏途,人開始變得「鴕鳥」起來,能不管它就不管它,不舒服就只好在道場裡吸著自備的氧氣「體氧」。 這樣的折磨,看在道場弟子們的眼裡總是於心不忍,但也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個性堅強的師父脾氣很拗,不舒服就躲起來休息,讓弟子們乾著急。 完整文章
很少人一輩子都不必進開刀房吧?我們大多數人或多或少要和外科醫師打交道。 記得小學一年級開學第一天,我肚子痛得不得了,可是爸媽仍以為我是裝病不想上學,所以還是被硬拎去了學校,結果在教室痛到在地上打滾,滾到老師覺得演技實在太精彩,不往演藝圈發展太惜,才叫爸媽把我帶回家繼續排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