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琹雯 台灣有沒有 fine dining? 這是我從事美食寫作以來一直懷抱的問題意識。如同第二章所述,我對fine dining非常上心,刻意追求世界上知名fine dining餐廳的體驗,這一路向外探索的過程中,其實我也不斷回望,不斷對照我所身處的台灣飲食風貌究竟是如何。 完整文章
文/焦桐 四十年後,我重訪「沙卡里巴」商場。它已搬遷到中正路,商場被新南國小新建工程圍住,店家招牌努力地高豎,一付奮力突圍的表情。商場裡面有點昏暗,曩昔的繁華已杳,似乎只剩下榮盛米糕、老牌炒鱔魚、阿財點心、赤崁點心店固守著我的記憶。 完整文章
文/林峰毅 師大的街頭,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大人不進公園,小孩不去夜市。」 不知道從什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是誰立下的規範,夜市是大人的地盤,公園屬於小孩。 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規矩,師大街頭也不例外。 春天,四月的夜晚涼風習習,師大夜市的人潮絡繹不絕,正是最熱鬧的時刻;相較之下,泰順街六十巷的末日書店顯得冷冷清清,整個晚上只稀稀落落來了幾個客人。 完整文章
文/焦桐 珊珊上大學時全家搬到學校附近,近公館商圈,我們常在附近覓食。「藍家」的刈包鹹甜融合得宜,雖然那瘦肉不免柴了些;店門口擺著攤車兼料理檯,總是排隊的人潮,分外帶、內用兩種隊伍。刈包宜趁熱吃,我們例不外帶,面對脂香騰熱的焢肉,毫不猶豫地大口嚼食。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我的人生記憶應該是從國小開始,記得那時候常搬家,或者睡在工廠內,在最早的印象之中,有大型印刷機台和各種設備堆砌。那時候的印刷師傅每個月有五、六萬薪資,我父母後來也借錢開設了小小的印刷廠,但我對工廠的印象不深,當時流行把孩子送到安親班,晚上再去接回,有時候會讓孩子在廠內過夜。 完整文章
文/台北城市散步 八年前與一群友人到三峽老街走春,恰巧碰上三峽清水祖師廟祭典,數隻大神豬被豎起於老街入口,這對第一次看到此景的「台北俗」實在震驚。走進老街,金牛角店員,在擁擠人群中穿梭叫賣。街上有好幾間金牛角店鋪,還有的品牌不只一間店面。大夥好不容易掙脫人群與叫賣,走出老街就決定離開。我只記得這條街有一堆金牛角與神豬,並決定以後不要再來三峽老街。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小時候,父親老愛笑我是鄉下人。 「鄉下人」這詞在我們家不是用來罵人或責備的,反而更像是又氣又好笑的寬容,帶著一點疼惜。鄉下人比較容易被占便宜或不知變通,只會自己埋頭做,自己生悶氣。 在紐約住了這麼多年,總是儀容整齊地忙出忙進,在外人眼中我十足都會人的模樣。但是鄉下人與住在哪兒或做哪個行業無關,那是一種性格。骨子裡我其實真的是個鄉下人。 完整文章
文/黃宜稜 以前麵包一個只要20元,現在卻快比一個便當貴了,雖然業者宣稱與國際原物料漲價有關,但也因此有人質疑,為什麼夜市麵包還是很便宜,而知名連鎖店的麵包卻賣得那麼貴?《食力》採訪了帶動台灣麵包產業發展的中華穀類食品工業技術研究所所長施坤河、台北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第19屆理事長高垂琮與總幹事王浩,以及多家連鎖業者,為大家整理、分析麵包價格差異的原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