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唐娜.塔特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長篇小說《祕史》,一鳴驚人。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的外觀,會覺得它有點厚──原文書的頁數是五百四十四頁;讀起來倒不像看上去那樣沉重,情節敘事很流暢,角色描寫很細膩,主要劇情發生在大學校園裡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學生小圈圈當中,是個帶有懸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國立臺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楊奕成 2016年8月《經理人》月刊以「磨練故事力」為主題,邀請六位企業達人現身說法,分享他們如何用故事為商品包裝,成功打動顧客的心,另外,也介紹了幾個如何把故事說好的技法。我決定好好運用這本雜誌的理念及技法與我的國文課結合,讓來自於文學院以外的大學生覺得大一國文除了感性的抒發、理性的思辨外,還深具實用的價值。 完整文章
文/世耕石弘;譯/黃薇嬪 近大所在的關西地區,是以升學補習班打出的「關關同立」(關西大學、關西學院大學、同志社大學、立命館大學)簡稱來決定排名。近大被視為「產近甲龍」(京都產業大學、近畿大學、甲南大學、龍谷大學)的一員,固定排在關關同立之後。近大要追上並超越關關同立不容易,不過我相信如果在關西地區做出一般人認為不可能的事,就有機會影響全國,成為改變整個大學界的契機。 完整文章
文/彭明輝 第一次閱讀期刊論文的人,往往會發現它們長得像天書,全部都是看不懂的術語,每一段都很難懂,甚至完全不知所云。和過去閱讀大學部教科書的經驗差異太大,很多成績優異的學生甚至會懷疑:到底是作者寫作能力太差,還是自己的理解能力真的有問題。 完整文章
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葛汀(Gary Gutting)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實際演示哲學可以怎麼「用」在社會上。前一篇文章〈你的筆戰能突破「知識論的循環」嗎?〉介紹了葛汀在公共討論上的好建議,雖然有點跳痛,但以下我們來看看他對資本主義和高等教育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威廉.德雷西維茲 家長們當然有理由害怕。社會流動停滯了,國際競爭環境變得越來越激烈,中產階級岌岌可危,想往中上階層攀登似乎變得更難。自二○○八年之後,未來似乎比以往更艱鉅,令人退卻,特別是對年輕人而言。越來越多人把大專以上的學歷視為絕對不可或缺,而且越是名校,越能幫你鍍金。如果你生活在一個勝者為王的社會裡,你只會希望自己的孩子站在贏家那一方。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臉友發了一則他國小女兒的「智慧存款簿」(也就是閱讀紀錄表)照片,他提到幾個女兒填寫時的困難,最後發了一句感嘆: 我總覺得表格化的清單紀錄,不免隱藏某種「重數量不重質」的態度。 看到這則短文我忽然明白這幾年來,儘管教育部花費龐大的力氣、資源,在全國小學推動深根閱讀計畫,每年勞師動眾,但台灣的國民閱讀率卻始終每況愈下的原因了。 完整文章
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小野是個擁有眾多頭銜的人,作家、編劇、助教、總經理、爺爺,近日來,因投身投身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他又多了個校長的稱號。之所以踏上實驗教育的追尋之路,也是他體悟到:當前教育問題已在不得不改的關鍵時刻。 為何讀書變成一件壞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