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玉山箭竹的枝葉沾滿著露水。一隻鱗胸鷦鷯躲在茂密的森林內,寂寞地搖動著樹葉。」 這是鹿野忠雄在一天之內要縱走玉山南峰和南玉山的趕路途中一瞬所見。 時間是1931年八月下旬夏末到秋初,行程中尚有玉山主峰和東峰。這趟為期七十天的登山行動,還包括八月初的秀姑巒山脈、尖山、九月初的東郡大山。 而當他抵達新高駐在所,他寫下: 完整文章
一七四六年四月十六日 高地氏族齊紛上 英勇戰士臥沙場 敞臂歡欣迎死亡 只為蘇格蘭正統法與王。──〈是否無歸期〉 他死了──卻又能感覺到鼻子陣陣抽痛,從任何情況下都不該如此古怪。雖然他對造物主的慈悲與智慧具有足夠信心,但他同時也和所有人一樣,因為揮之不去的罪惡感而擔心死後墮入地獄。可是,不幸落入地獄之後所要承受的懲罰不太可能只是鼻子痛而已吧?他聽說的地獄可不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陳安儀(親子專欄作家、資深媒體人、人氣親子部落客) 中國人罵子孫不成材的時候,常常說「不肖子」──亦即「不像自己的孩子」。由此可見,父母對自己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他「像自己」。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孩子要出類拔萃,還必須要跟父母一脈相承 ; 如果不幸生出了一個「跟自己完全不一樣」的孩子,對大多數的父母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