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精明的商人發明了許多符合日本人口味的聖誕商品。例如:裝滿了大紅色靴子的糖果、小孩都可以喝的無酒精香檳。 日本人集體過起聖誕節來,應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事情。我小時候的一九六○年代,那位穿著紅底白邊衣裳,留著白色長鬍鬚,駕駛馴鹿拉的雪橇給孩子們送來禮物的外國老人,在日本已經是人人皆知的季節性明星了。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范毅舜的新書《普羅旺斯的聖誕夜》封面是一扇白窗襯著漸層的紅色窗簾,書腰與內頁重複寫下:「只要我真誠又良善的生活著,就當得起這世上的一切美好事物。」這個冬季少了低溫急凍,從聖誕夜到跨年,《普羅旺斯的聖誕夜》像是一份暖冬濃厚的祝福;但最初,范毅舜並未預期這本書會是這個樣子。 如果說,藝術家的創作是不斷挑戰、不斷創新,《普羅旺斯的聖誕夜》即是范毅舜意外產出的結晶。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美國南方代表性作家富蘭納瑞.歐康納,她的一生只有短短三十九年。 這三十九年過得不平靜,歐康納原本立志當政治漫畫家,後轉為文學創作,卻因為確認身患紅斑性狼瘡,不得不回到家鄉喬治亞州居住休養。她終身未嫁,虔誠信仰天主教。一直到去世前都汲汲於創作,早逝與疾病為她的作品增添了悲劇色彩,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罕能從災難中脫身。 完整文章
文/伊俞(古書店住客)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原先我一想到自己一死,生前那個經驗寶藏勢必隨之陪葬而悲從中來,但現在想到,如果長生不死,獨自扛著那發霉的、壓迫人的、褪色殘缺的記憶重擔也教人難受。也許最好的辦法是:在上天賜給我仍能健在的時間裡,繼續將訊息留在瓶中傳給後世之人,然後平靜地等待著被聖方濟稱為姊妹的死神到來。 ──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 完整文章
在 7/16 上午首播的廣播節目「經典也青春」中,邀請到了台灣日本文學界的重要旗手林水福老師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介紹於近代日本文壇居承先啟後地位的遠藤周作的經典作品《沉默》。《沉默》這部小說於年初也曾因為美國導演馬丁·史柯西斯來台取景拍攝同名電影,引起台灣社會的高度關注。 完整文章
滑落在地上的枕頭仍然很潮濕,那是夜晚保羅流下的眼淚和他滾燙的苦悶。 當母親拿乾淨的枕頭替換掉這個時,她腦海中生出一個念頭來,這還是她生平第一次會這麼想:「為什麼神父不能結婚呢?」 ──黛萊達《母親》 192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黛萊達(Grazia Deledda), 在她最輝煌的作品《母親》中, 深入刻畫人物內心世界, 描寫人類情感與信仰間的衝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