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文/北大路魯山人 豆腐本身好吃的話,生的豆腐只要淋上生醬油就很好吃。也不必再煮。不論是做成烤豆腐、炸豆腐,抑或飛龍頭(油豆腐球),皆好吃到讓人懷疑這真是豆腐嗎? 想吃美味的湯豆腐,首先要選擇好的豆腐,這是最重要的關鍵。就算藥味、醬油再怎麼講究,豆腐不好吃的話,根本上不了台面。 那要去哪裡找美味的豆腐呢?當然是京都。 完整文章
文/盛浩偉 說到太宰治—這個早已有名到似乎無需多加介紹的作家—你會想到什麼?殉情?自殺?無賴?《人間失格》?「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似乎不管怎麼回答,最初浮現的答案都不脫這種負面灰暗的印象。那麼,如果換個問法:說到太宰治,你「還能」想到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太宰治 沒自信 本報(朝日新聞)的文藝時評欄,長與老師以我的劣作為例,指摘現代新人的通性。 「對於其他新人諸君,我深感責任,所以不得不說句話。自古以來一流作家的作品中心思想判然可見,實感極強,因此具有難以動搖的自信。反觀當今新人,在那基本的中心思想上欠缺自信,立基不穩。」──這番批評,的確是一針見血,非常中肯。 我很想有自信。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