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澤明夫;譯/楊毓瑩 「愛花,人都到齊了,出發吧。」我朝駕駛那張妖豔的側臉說。 「……」完全沒有回應。也罷,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我聽說吉原愛花十年前還是個大太妹。她隨意將毛躁的棕髮撩到耳後,關起小巴士的門,熟練地打檔起步,接著很自然地動一動短裙下的美腿,踩下油門。 「噗、噗、轟—」近在咫尺的引擎轟隆作響,水藍色的巴士載著九名乘客,緩緩往前行駛。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有次我對某人道:「你的臉看來像所有我曾不愛了的人的總和。」──如果這是示愛就非常糟糕,說人沒特色就罷了,還是經濟型的綜合包──幸而那時的人與我,都已越過浪漫主義了。某人心平氣和幽默道:「可能因為這時妳沒戴眼鏡的關係。」 讀完羅浥薇薇的新書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眼鏡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金惠男;譯/何汲 無論是相愛還是分手,抑或談另一段戀情,我們都不能或忘的是,真正的主體其實是「我」。愛情基本上是我本身感到快樂與幸福。 根據心理學家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的說法,「給予」的意思是發揮自己的潛力。換句話說,因為我活著,為了充實自己,所以分享自己的能力與力量給他人。因此,透過愛而將自己擁有的某個東西分享給別人的經驗,是一件相當有意義的事。 完整文章
文╱原田 MARIRU(Mariru Harada);譯╱卓惠娟 窗外晴朗的天氣,正好符合「梅雨期中的晴天」這句話。今天已經是黃金週的最後一天。 黃金週期間[1],土產店忙得人仰馬翻,每天都是手忙腳亂的日子。雖然我想過偶爾回老家一趟,但是母親跟我說:「我要和奶奶一起到臺灣旅行喔。」因此,我決定老實地待在家裡。 完整文章
文/欣西亞 台灣人對「圓滿」兩個字向來重視,佛家修行或辦法會,會希望功德圓滿;喜宴上吃的湯圓,象徵圓滿甜蜜;連愛情偶像劇的結局,都希望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圓滿結局。然而有句話說: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既然人世間的聚散好比新月和滿月,雖有些無可奈何,卻又顯得異常自然,相信愛情也是如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