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今年奧斯卡金像獎入圍名單近日已揭曉,所有電影人與影迷們皆引頸期盼,更有不少人預測、分析最終獎落誰家。 一部電影的劇本,除了編劇原創外,現有許多不同類型的作品,皆可用作改編素材。若分析近年最佳改編劇本獎(Best Adapted Screenplay)得獎、入圍名單,或許我們將能稍稍預期奧斯卡評審們的偏好。 2020 年 得獎者: 《兔嘲男孩》(Jojo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對於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來說,「創作歸創作,政治歸政治」這種想法,似乎從來不在他的考量內。 他2009年的小說《穹頂之下》(Under the Dome)中,主要反派是一名利用職權做盡壞事的小鎮次席政務委員。身為民主黨長期支持者的他,曾在某次訪談中直接表示,這個反派的角色原型,正是美國前副總統錢尼(Richard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反對同性平權相關法案的團體或個人裡常會聽到一種論調,就是質問支持同志運動的人:「你希望你生的兒子/女兒是同志嗎?」或者「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先別急著點頭支持或發怒反駁。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兩個問題。 首先是這個「希不希望兒子/女兒是同志」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李達翰 「我開始在這個地方留下來,希望可以拍電影,因為別人認為亞裔在這裡不會有位置,但這成了我的美國夢。然而,直到那一刻,我依然無法知道,一個中國電影導演是否能佔有一席之地。」──李安在《臥虎藏龍》後回憶最初的當年。 完整文章
文/文化評論家 詹偉雄 字和人、吊索和纜索,全都置身壓力之下。有些斷了、碎了、被丟棄了。其它的則留存下來——那些值得留在手邊使用。 ——羅伯特・麥克法倫,《故道》,頁一三九~一四〇 這裡說的,是一則就時間與空間上來說,都極其遙遠的故事。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尤騰輝 由青鳥書店企劃的「獨立」系列講座,由閱讀、電影乃至音樂三個文化產業領域,透過不同面向的對話思辯,刺激每個獨立主體對同件議題的各自想像。而獨立系列的第三場〈「獨立」音樂誰說的算?從台灣音樂獎項談獨立〉,以音樂為題,談論音樂獎項對音樂場景的影響。 完整文章
文/陳文茜 □ 與其說我的成功是從脆弱開始,不如說我很勇敢面對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來,也因為從事藝術的我有這種真誠,所以才會動人!我因為自己脆弱,所以很能同情別人的脆弱。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