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文真在多年以前就跟我提到非常喜歡《遠山的回音》,並且說胡賽尼的《追風箏的孩子》是她理解阿富汗這個國家以及此地人民傷痛的起點,她為受苦的人們感到很不捨。 因此,當「經典也青春」節目迎來第三百集,極力邀請文真來上節目談書的時候,她毫不遲疑地選了《遠山的回音》。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又涼又暖的季節》出版於1986年,收錄了七則短篇小說,是《自己的天空》《滄桑》之外,袁瓊瓊早期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說集。 《又涼又暖的季節》所關心的主題多元,有死亡威脅與青春成長、貧賤夫妻與分合選擇、同志壓抑的悲戀,潦倒父親的結局,並有幽默的手法寫家族聯手合演一齣「幫姑姑擋追求者」的喜劇,以及奇幻性質的童話和孩子怎樣抵抗睡魔的幻想故事。 完整文章
文/馬提亞斯.艾德華森;譯/甘鎮隴 星期五晚上,我因為忙了一星期而感覺格外疲憊。我站在窗前,看著八月末的太陽沉進地平線,秋季的寂寥氣息已經把一腳伸進門口,最後一縷烤肉煙霧消失在屋頂上空,鄰居紛紛收起露臺座椅的坐墊。 我終於拿下牧師項圈,擦擦汗溼的頸部。我斜靠在窗臺前的時候,不小心把全家福照撞倒在地板上。 完整文章
文/高愛倫 這樣舉例吧!家有鬱卒就有獄卒。有憂鬱症的人我們形容他滿心鬱卒。照顧或陪伴憂鬱症者的家人,我們稱他「獄卒」。鬱卒和獄卒這樣的形容都沒有不敬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的字詞存有可以類比的情緒。 憂鬱症患者就是心思細碎的鬱悶患者,在整個家庭關係裡,照顧者總是在束縛或關懷的關係中,努力找尋彼此和平共處的模式。 鬱卒並不容易屈服獄卒的律令,反倒是獄卒管不住鬱卒的動靜。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從小由沒有血緣的外祖母養大的歷史小說名家井上靖,幼年在多方親族爭相拉攏的疼愛下成長,反而看穿了愛的形貌和本質。 幼小的他與飽受宗主家族白眼對待的外祖母結成同盟,等到十二歲外祖母去世時,才回到頻繁轉調的軍醫父母親家中,然而由於求學的緣故,卻又多半一個人寄住在親戚家。 完整文章
文/大師兄 常常在想:家庭是什麼樣的東西?是法律規定你們是一家人,或是情感的認定呢?是否一家人之間會出現一條金黃色的血脈,告訴我們「我們是一家人」? 在這邊工作後,我對所謂的「家庭」越來越疑惑。 ● 某天,我們接到一個民眾打電話來說他家需要接體服務,所以我們就過去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