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你們可能不相信,像一般人很早就讀金庸的時候,我都沒讀過,那時我面對文學的態度真的是有一點太嚴肅,只看所謂文學性的小說。」紀蔚然說,「後來才越看越通俗,因為發現對我來說,越通俗的小說越容易入睡,我是看書來幫助睡眠啦。」 完整文章
關於《天橋上的魔術師》這則故事,把吳明益的原著小說與楊雅喆執導的電視劇放在一起比較,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就切入角度來說,小說版具有明顯的回顧往昔性質,往往透過各篇敘事者的主觀回憶來描述故事,同時更由於我們無法實際看到角色的長相,因此只能從他們敘述的事件裡,自行兜起故事與故事間的連結,甚至是辨認哪個角色與哪個角色其實是同一個人。 完整文章
文/懸疑小說家 千晴 *本文章涉及《替身》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四個在表演學校學習音樂劇的十七歲少女,既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又是爭取演出機會的競爭者,表演、霸凌、睡衣派對……輪番在少女們的生活中上演,闖入小圈圈的轉校生催化一切祕密與衝突,讓她們的人生開始失速運轉——我主要是指四個媽媽的部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認為劇本屬於聽覺,」紀蔚然說,「而小說,屬於視覺。」 國家文藝獎得主紀蔚然以劇作家及教授身分聞名,發表過多部知名劇作,十年前跨行寫小說,一鳴驚人──擁有文學博士學位,不過寫的是相對通俗的推理故事,讀的是西方理論,筆下明明是台灣日常。創作形式雖然不同,紀蔚然看來轉換得輕輕鬆鬆,說起創作狀況,才知並非如此。 完整文章
創立於 1927 年的台中中央書局,曾經是全台最大漢語書局,當年到日本遊學的莊垂勝與台灣仕紳林獻堂受到法國沙龍、英國俱樂部的文化薰陶,宣示成立「中央俱樂部」,第一個項目(也是唯一完成的項目)就是創立了「中央書局」。這群中部在地仕紳為了培養台灣年輕世代世界眼光,募資辦學創辦書店,更透過新式聚會打造吸收文化新知的空間,影響了無數人。60 完整文章
文/麥特.海格;譯/章晉唯 她決定自殺前兩小時,打開了一瓶紅酒。 以前的哲學教科書在她上方,那是大學時期留下的鬼魂,當時人生仍充滿可能性。房裡有株斑葉尤加,還有三盆小巧方正的仙人掌。她想像自己如果是無心的生命形體,成天在盆栽中過活,可能比較容易。 她坐到小型電子琴前,但沒彈奏任何樂曲。她想起自己坐在里歐身旁,教他彈蕭邦E小調前奏曲的時光。物換星移,快樂的日子也變得令人心痛。 完整文章
文字/薛西斯、鸚鵡洲;筆訪/愛麗絲 問:兩位《不可知論偵探》的合作是怎麼開始的呢?在合作前對彼此其他作品的想法是什麼呢?此次合作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歷呢?會想修改對方的劇本或者漫畫嗎? 答: 鸚鵡洲:一開始合作的契機是 CCC 舉辦的提案說明會,在說明會上看到了海鱗子相關的人設與故事方向,當下便有各種角色外觀畫面等浮現在腦中。各方面都很切中我喜好的狀態下便向編輯應徵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那一刻,我有點痛恨自己不是小說家。」作家阿潑,以記者身份前往日本 311 大地震現場時,拍攝浩劫過後散落一地的物品,「我們只能透過這些物品,想像它們的主人,」這些沒有聲音、無從訴說的故事,不在新聞報導的事實範圍,也許只能用想像力,替他們把故事說完。這也是被稱為「世越號文學」開端,韓國作家金琸桓書寫社會派小說的目的之一。 完整文章
文/f.c. 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張愛玲的散文比她的小說寫得好,而且寫得精彩,寫到了人的骨子裡。同樣的道理用在宋尚緯身上,這次他放下詩集,首次出版個人散文集《孤島通信》,居然寫得精彩又不失詩意,書寫人性、人生的細碎低落處,直直切開人性軟爛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