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善鈞 何君亭睜開那雙大眼時,一行淚水從她眼眶墜下來。 猝不及防,嘴唇被鹹鹹的眼淚嚇到似地細細顫抖了一下。 一回過神來,何君亭才發現一張臉正堵在面前直勾勾瞅著自己。 明明應該是自己要感到訝異才對,但反倒是雙手拄著大腿彎著腰的對方露出一臉吃驚的表情。 「你幹嘛?」何君亭發出聲音。 喉嚨一用力才覺得好乾,又癢。長時間待在空調房間裡忘了補充水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沒有計劃要寫小說?呃,」柯映安頓了一下,「答案是:沒有。」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的作者柯映安,高中、大學時期練習寫過小說、在網路上發表。「那時主要是讀網路小說,就寫網路小說,」柯映安說,「其實是對創作有興趣,不過也就是興趣。」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
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開始在捷運、公車上讀到詩?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在走過一處街巷時,忽然發現這個場景也出現在某本書的字裡行間?記不記得,你按著某篇散文的描述、在市場中尋到一個不起眼但暖心暖胃的小攤?記不記得哪座天橋哪座商場被拆除的時候,你突然感受到某本小說裡的悵然若失? 文學其實是從你在這個城市的行走生活裡長出來的。它可以放在藝術領域討論,但別忘了它始終應該屬於大眾。 完整文章
台北國際藝術村傳出專業手風琴樂手林呈擎演奏的旋律,作家林立青騎著腳踏書車出現,與三位知名作家須文蔚、黃美娥、韓良憶及師大附中學生互動,以短劇形式「演」出今年活動主題「街角遇見說書人」──這是「2019臺北文學季」開幕記者會的開場。 完整文章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譯/姬健梅 在他四十五歲生日那一天,他前妻發了一則簡訊祝賀,儲蓄銀行寄來一張制式的賀卡。在公司裡,他的女主管送了他一盒從超市買來的巧克力。她問他寂不寂寞,對他說:「邁爾貝克先生,老是一個人是不行的呀!」邁爾貝克沒有回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