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二 一九一七年出生在美國喬治亞州哥倫布的卡森.麥卡勒斯是上世紀美國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才華橫溢、極富創造力的麥卡勒斯年少成名,十九歲就在著名的《小說》雜誌上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神童〉,二十三歲發表的長篇小說《心是孤獨的獵手》轟動一時,並成為文學經典。麥卡勒斯在三十歲之前就已寫出她此生所有重量級作品。她的創作體裁多樣,包括中長篇和短篇小說、劇本、詩歌和隨筆等等。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會被問到寫小說取材的問題,不過這其實是個怪問題。 倘若有個人很想寫小說但不知要寫啥,那大約表示這人還沒準備好要寫小說,或者這人根本沒搞懂寫小說是怎麼回事,否則的話,他/她應該會發現生活裡到處是題材。 完整文章
文/奧古斯蒂娜.巴斯特里卡;譯/劉家亨 1 剖半的屠體。致昏作業員。屠宰作業線。灑水沖洗。這些字眼出現在他的腦中,敲打著他,擊垮他。但這些詞彙不只是文字,更是鮮血、濃濁的腥味、自動化、麻木。詞彙乘其不備,在夜裡闖入。他醒了過來,渾身大汗,因為他知道,明天他又得屠宰人類。 完整文章
文/金琸桓;譯/胡椒筒 小說結束了,但人生依舊繼續。 傳染病結束了,但人生依舊繼續。 我想把 MERS 事件寫成小說,是在二○一六年的晚春。距離二○一五年五月,名為「中東呼吸症候群」的傳染病席捲韓半島已經一年。面對 MERS 事件一周年,很多媒體都想採訪痊癒的病人或遺屬。我從幾位記者那裡得知,很多 MERS 受害者都不願受訪,我好不容易聯繫上幾個人,他們委屈的哭訴著 MERS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 多數小說都在剖析個人精神性、心理性的苦,這部小說則剖析了社會性的苦,精采曲折。書中感人的家族羈絆,深情似海,不切割、不放棄,加深了受苦,但也使受苦不止於沉默忍耐,而是讓憤怒發聲串連。 用解決受害者代替解決問題,形同二次傷害 《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那些美好的人啊:永誌不忘,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後,南韓小說家金琸桓以《我要活下去》凝視 MERS 完整文章
文/金宇澄;記錄整理/沈眠 冬日的氣息方近,「2017 Openbook好書獎」名單揭曉,中國作家金宇澄的《我們並不知道:金宇澄散文》(東美出版社)榮獲年度好書.中文創作,他也特地由上海搭機來台領獎。趁此難得機會,Openbook編輯部邀請台灣作家柯裕棻,在鄰近古蹟紀州庵的東美出版,獨家專訪金宇澄。以下是訪談摘要。 上海印象、台灣感覺 完整文章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確出現在影片裡,但在視聽呈現上,他做了另一種處理。 完整文章
當《追殺比爾》遇上村上春樹,你從未看過的殺手混搭小說。韓國文壇最具影響力「文學村小說獎」得主金彥洙,最新震撼作首次登台! 來生是個孤兒。 被館長收養後,圖書館便是他的世界。他在這藏書二十餘萬冊的空間裡成長,偷偷學習認字,卻被發現遭責打。他每天的任務是等待指令,聽令行事。 因為圖書館從來就不是圖書館,來生也不是個普通少年。 他是「謀略者」底下的暗殺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