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勞烏拉.伊麥.梅希納;譯/倪安宇 1 她第一次聽人說起那個地方,是在廣播節目裡。 一名聽眾在節目尾聲打電話進來,訴說自己做了某件事才得以在妻子過世後不再哀痛欲絕。 在決定那一集節目主題時,他們討論了很久。大家都知道她家的事,知道她心裡有一個深不可測的空缺。但是佑伊很堅持,不管會聽到什麼,她都準備好了。正因為她經歷過椎心之痛,再也沒有任何傷痛能擊倒她。 完整文章
文/菲特烈.貝克曼;譯/杜蘊慧 一樁銀行搶案。一場人質大戲。正要衝進公寓的警察擠滿樓梯間。要走到這一步很容易,比你想像的容易多了。只需要一個非常,非常餿的點子。 這個故事與很多事有關,但大部分是有關蠢蛋的。所以必須開宗明義地講清楚,說別人是蠢蛋很容易,只要你忘了當個人有多困難。特別是如果你是為了某些人而當個好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34年9月,他在加拿大出生,祖父是加拿大猶太代表大會的首任主席,極具人望;外祖父是個拉比,也就是猶太教當中的智者,會在宗教儀式中擔任重要角色。祖父與外祖父在猶太社區及團體中備受敬重及深具影響力,他的父親經營的服飾商場也頗受歡迎,雖然不算大富之家,但衣食無虞,他曾經自承,「我從小就穿西裝。我試過牛仔褲,但就是不大對勁。」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完整文章
文/布莉琪.柯林斯;譯/張家綺 我瞪著天鵝絨上精緻小巧的人形,直到視線變得模糊。最後我伸出手,把布蓋了回去,然後低頭望著那塊褐色的粗麻布。麻布有些地方織得不夠密,所以我仍能從縫隙看見邊緣平滑的腿骨、有珍珠母光澤的弧形頭顱、精巧完美的指骨。我想像著她製作這副人骨、以珍珠母拼出小巧人形的畫面。我閉上眼,聆聽血液奔騰的聲音,以及在這聲音之外,牆壁和泥土的死寂。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作家) 臺北車站的候車大廳二○一一年改建後,長椅盡撤,人群席地而坐。今年初,交通部臺灣鐵路管理局禁止席地而坐及群聚,疫情趨緩後宣布永不開放,雖政策在輿論反彈後撤回,但原先既打算在疫後仍繼續,就表示禁令無關肺炎,另有目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