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這人一直被視為重要的學者,他曾在高等學術機構任職,出版過超過一百本研究著作,橫跨不同領域,包括符號學、語言學、哲學、歷史、美術、文學小說等等,而且寫作風格輕鬆活潑,別的學者評論文學搬出來的是重量級經典,他硬是可以用伊恩.弗萊明的「007」系列小說為例,告訴你寫作技巧運用得當能夠達成的敘事節奏;別的學者討論神話搬出來的是各宗教典籍,結果他舉的例子是美國超級英雄漫畫的元祖角色超人。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理想狀態下,一本書應該多長?」長期以來,這是在作者心中徘徊不去的問題之一。 如果是個熱愛閱讀的讀者,也許會認為,一本好故事不該有字數限制,但我們同樣常在生活裡聽到這樣的對白:「我應該讀這本書,但它有八百多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時間看,」或者「你必須讀這本書,裡面的角色太迷人了,而且你知道嗎,它才兩百二十頁呢!」 完整文章
文/約翰.提歐林;譯/宋瑛堂 一九三○年代中期的他年僅十歲,長大後卻在厄蘭島掀起哀傷與恐懼的狂濤。他擁有一座岩岸和一大片水域。 男孩名叫尼爾斯.坎特,皮膚有曬傷的跡象,盛夏時期穿著短褲,坐在圓形大海岩上曬太陽,俯瞰斯坦維克的房屋 船庫。他在沉思。 這一切全是我的。 完整文章
文/馬提亞斯.艾德華森;譯/甘鎮隴 星期五晚上,我因為忙了一星期而感覺格外疲憊。我站在窗前,看著八月末的太陽沉進地平線,秋季的寂寥氣息已經把一腳伸進門口,最後一縷烤肉煙霧消失在屋頂上空,鄰居紛紛收起露臺座椅的坐墊。 我終於拿下牧師項圈,擦擦汗溼的頸部。我斜靠在窗臺前的時候,不小心把全家福照撞倒在地板上。 完整文章
文/柯琳.霍克;譯/柯清心 叢林 卡車怎麼會不見了? 我衝到加油站,看著泥土路兩邊,什麼都沒有,沒有煙塵,沒有人,零! 也許司機把我忘了?也許他需要去拿點什麼,會再回來?也許卡車被偷了,司機還在附近?我知道這些可能性都不高,但至少讓我懷抱希望──就算只有一下子。 我走到加油站另一側,發現我的黑背包躺在塵土中,我衝過去撿起來查看,裡面所有東西似乎都還原封不動。 完整文章
《正常人》從小說紅到影視,原著迭獲大獎肯定。好奇者若想知道主題內容,採用谷阿莫說電影的方式,大概一兩句話就講完了。 真的一兩句話就講完了。故事很簡單,說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四年來分分合合的過程,主軸就是他們兩人合、分、合、分、合、分、合、分⋯⋯不斷循環。 分合,不是因為時代動亂,或家族反對等外力介入,純為兩人性格形成的糾結,分分合合,情路曲折。 完整文章
文/紫金陳 結婚第四年,徐靜有了外遇,並向張東升提出離婚。 作為上門女婿入贅的張東升,婚前有過財產公證,一旦離婚,幾乎是淨身出戶。 左思右想之後,他決定做幾件事改變這個結局。 籌畫了近一年後,他假意帶岳父母旅遊,在市郊的三名山上,突然將兩人推下山崖摔死。這本是他精心設計的完美的犯罪開場白,誰知,這一幕卻被三個在遠處玩耍的小孩無意中用相機的攝像功能拍了下來。 完整文章
文/楊婕 進入《純潔國度》前,我們先聊聊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吧。 漢娜.鄂蘭是美籍猶太裔政治學家,一九六一年,漢娜.鄂蘭前往耶路撒冷旁聽納粹戰犯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審判。在人們的想像中,負責執行大屠殺的艾希曼,會是什麼樣的人呢?一個渾身充滿邪惡氣息、面露凶光的怪物? 完整文章
文字/薛西斯;筆訪/犁客 薛西斯推出揉合陰暗耽美與中二熱血的新作《K.I.N.G.:天災對策室》,再度展現她不受單一類型限制的書寫能力;她的寫作技巧如何養成?對類型的看法如何?以及平常選讀哪些作品?在「像吃剩餘飼料的雞」一樣到書撿字閱讀的年紀,讀了什麼? 讓我們一起一探究竟。 問: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我喜歡閱讀」的嗎?記得第一本「自己選擇、購買的書」是什麼書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