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蘿拉.范德康;譯/林力敏 我在演講時喜歡提一個研究數據:自稱每週工作七十五小時以上的人,平均高估了二十五小時,②並提到有位小夥子告訴我,他一週工作一百八十小時,這可真厲害,明明一週總共只有一百六十八小時而已!這些年我所追蹤的週次裡,每週工時都在五十小時左右,於是我認為這就是自己的工作時數,並且心想:「跟別人不同,我沒有誇大。」 完整文章
文/織田紀香 台灣的中小企業或家族企業,難免會遇到老闆、主管們要求部門裡的同事替他處理個人私事;小則買東西,大則幫忙照顧家中長輩,有時遇到這種非公事的要求時,想當面婉拒又不太適合,可是配合著做,感覺似乎不大對。尤其這種公私不分的狀況一多,想要好好跟主管、老闆溝通變得越來越難,特別是當他們覺得這些工作是理所當然時,做越多感覺越難抽身,明明不想做卻又說不出推辭。 完整文章
文/坂口孝則 譯/吳怡文 說到未來預測,大致會有兩種類型,一是「空中飛車在街上來回穿梭」,一是「賀年卡在往後十年內將越發減少」。前者是戲劇性的描繪日益改變的現代社會,後者則是描繪實際但平凡的變化。 我們可以試著將這些預測套用在自己的工作上。打破既有觀念的激進預測,比較難想像要怎樣落實在實務上,但只有後者又非常乏味。因此本書努力做到兩者平衡,既能應用在實務上,也能當成有趣的讀物看待。 完整文章
文/大嶋信賴;譯/伊之文 因為無法拒絕而吃虧的人有個特徵,就是總是太顧慮別人的感受。他們會心想:「啊,他現在正忙著工作。」「他手上的工作太多了。」體察並顧慮著別人的心情。 除此之外,這類人還有另一個特徵,那就是「不會把無法答應的原因確實告訴對方」。 其實他們自己也覺得應該要好好向對方說明拒絕的原因,可是真正到了關鍵時刻,解釋起來卻很笨拙,然後就在沒有明確告知原因的情況下,再次無法拒絕。 完整文章
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