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坊間有各式各樣幫助生活的書──當然,每個人認為可以「幫助生活」的方式不同,有的人可能覺得是在一個禮拜內背完多少語文檢定單字,有的人可能覺得是在一個月內瘦下多少腰圍,有的人可能覺得是在一年內從投資市場用錢滾錢的模式撈多少數字,也有的人可能覺得是待會兒能找到一家好吃的餐廳。 完整文章
文/樊登   每到假期就看到很多人在網上放上各種放假攻略,算計著怎麼能休一個更長的假期。但其實這種行為根本無助於提高假期的品質,反而會讓放假期間的你更加焦慮。比如你會像期盼假期一樣倒數還有幾天上班。當我們把人生割裂成工作和生活的時候,分別心就在無時無刻地折磨著你。結果是工作的時候總是想著海邊的吊床,躺在吊床上的時候在謀劃怎麼搞定那個難纏的客戶。 完整文章
文/艾蜜莉.霍布尼克(Emilie Wapnick) 我們一直以來都接受這種教育:每個感興趣的領域都指出一個方向,通往相關的職業生涯。假設,你是喜歡科學的高中學生,你或許會上大學研習生物,追求醫學預科的方向,去上醫學院,完成住院醫師的實習,然後成為醫生。 完整文章
文/澤圓   所有簡報都從「創造願景」開始 1.願景是什麼? 簡報的最初目的就是「引導對方採取行動」。 做業務的想要客戶「簽約」、企畫部的想要「提案的企畫被認可」、創業家向投資人簡報的話則是希望對方「認同事業計畫後進行投資」,大家各有目標,想讓對方採取行動。就算是演講或講座,也有想讓「聽講的人感動」「有所收穫,從明天開始行動」等目標。 完整文章
文/泛科學網站總編 鄭國威 不管你對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看法如何,大概都願意承認他還真是個金句生產機(儘管失言次數也不少),例如「當醫生時很少聽到謊話,當市長時很少聽到真話」這則金句,單就媒體上的曝光,我算起來,從 2016 年起他至少公開講過四次。 完整文章
「人相信人就是該努力工作,這種想法為現代社會帶來大筆傷害。」 ——羅素 這個社會鼓勵工作,很努力的工作。假設你甘願沒工作,如果鄰居知道了,可能會因此對你有各種不好的想像。假設你有工作,或正在爭取工作,有人會鼓勵你做各種白工來向合作單位或長官展示你的認真。 工作的矛盾 在二十一世紀,我們知道自動化和人工智慧的崛起會讓生產變多、人可以做的工作變少,面對這樣的未來,當思想家如哈拉瑞(Yuva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