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你會怎麼描繪自己心目中最夢幻的閱讀場所?比方坐在巴黎左岸那幾家經典的咖啡館裡頭,或是乘著微風坐在大草皮上的樹蔭下,或是總之窩在自己家裡的沙發中就好?這幾項應該都還不難辦到。但如果你的理想是擁有一棟隱蔽的森林秘密木造小屋,冰天雪地裡窩在溫暖的其中不被打擾,一邊聽著壁爐中柴火的劈啪響,一邊靜靜閱讀,那麼,美國的建築工作室Studio Padron幫你實現了這個夢想。 完整文章
文/菲利普・德朗Philippe Delerm 人啊,就必須住在巴黎。要是施韋格先生往他的生存守則裡探究一番,唯一會從裡面冒出頭的鐵律,絕對是這一條。而其他那些守則,似乎也是從這一條延伸出去的 ── 咦,「其他那些守則」?……若要施韋格先生說說還有其他哪些守則,他根本說不出來,只會露出一臉尷尬。 完整文章
文/西零 我初到巴黎時,對環境並不適應;有段時間,住在一個法國家庭裏,每晚回臥室睡覺之前,要和大家行親吻禮,互道晚安;如此簡單的事情,因為不習慣,好像一項任務,變成了心理上的負擔。本來是親朋之間交流感情的方式,卻更增添了我的陌生感。還有許多不習慣的事,比如,和朋友見面要提前一星期約會,打電話感覺對方咫尺天涯,心裏的惆悵沒法說。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你心目中的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是什麼形象呢?是茹毛飲血的獵人?是縱身大海的漁夫?是曾在戰場上出身入死的老兵?還是鎮日窩在咖啡館,醉醺醺的作家?或許,這本新書裡的海明威,會跟你想像有點不同。 紐約作家布倫(Lesley M. M. Blume)在近期出版的新書《所有人都行為不良:海明威傑作〈太陽依舊升起〉背後的真實故事》(Everybod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