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對你來說,人心是什麼、人性又是什麼?人與人的愛、情感,從來只是我們抽象的話語,真的就存在嗎?如果一個人的存在獨特只是我們的一種想像,是不是誰都可以輕易被取代呢? 在《克拉拉與太陽》中,作者透過具有未來感的素材,步步提煉出人與人之間、歷久不衰的一種真實情感。如果要說這部小說的主題是什麼?應該就是「希望」與「愛」了。 到底什麼是「人」?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這篇打算談談《迷霧驚魂》這部電影的文章名字,可能會讓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所以且容我在開頭稍作解釋一番。 這個專欄的上一篇文章〈小說改編電影的最佳典範──聊《刺激1995》〉,原本是打算將《刺激1995》與《迷霧驚魂》兩部片一併討論的,但沒想到實際寫下去後,才發現竟然只是稍微談了一下《刺激1995》,便使文章字數超出原本設定許多,因此才決定將這兩部電影拆開來談。 完整文章
文/Miffy 《等待果陀》是 1969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山繆‧貝克特的代表作。劇中荒謬的劇情、重複無意義的動作、文字遊戲式的對白、沒有曲折的故事情節和人物扁平化,都是荒謬劇的特點。《等待果陀》呈現出人類面對空虛無望處境時的無奈和恐懼,一種無處可逃和迷失的感受。貝克特也形容這部作品叫兩幕悲喜劇,人物可笑無厘頭的舉止行為和漫長沒有結果的等待,是構成悲喜劇的理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