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樵;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立秋過,九月的臺北讓人體感不適:擁擠,喧囂,窒悶。開著Google Map,來回在連雲的細巷,苦尋不著店家時,膚上的汗漸漸摻入塵埃,最後在臂彎上凝成一層半透明的膜。薄薄的,半液體般的質介,阻隔著人與城市,人與人。 完整文章
文/蔡易澄;人物攝影/汪正翔 從前從前,有個女孩的「心生」 夏日炎熱,張亦絢點了杯熱拿鐵,小心翼翼地啜了幾口。談話時有點緊張,字字斟酌,像要努力抓住最精準的詞語。但也不時愛開玩笑,說沒幾句便惹得我們全場大笑。採訪沒多久,被問及辛辣的問題,她手邊微微一震,一不小心就把拿鐵灑了出來。 她笑著說,連咖啡都受不了了。 完整文章
文/小令;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菸抽完了,天即將明。我把人聲還給街,它把腳步還給我。——〈步行的人〉,《神在》 午後起風,溫度連掉好幾,冷冽的巷弄,像清晨般,將醒未醒的寒涼。 崔舜華身著輕飄的赭紅罩衫,一進門,彷彿捲起一股金色氣流,「我不需要這個。」她遞回紙本列印的訪綱,直接開口:「我們就暢所欲言吧。」 完整文章
文/鍾宜芬;人物攝影/林中行 鷺鷥之影 和伊絲塔相約於羅東林場,是宜蘭難得的好天氣。宜蘭,不下雨就能稱得上是好天氣。 我在2015年初入歪仔歪詩社,伊絲塔曾於歪仔歪詩刊發表詩文評介數篇,談她前往土耳其拜訪魯米(Molang Jalaluddin Rumi)墓、寫如何以文本對讀雙性戀的英國女爵詩人達菲(Carol Ann 完整文章
文/洪逸辰;人物攝影/汪正翔 「歡迎蒞臨,人間動物園。」 初次翻開詩集的,便讓〈象說〉一詩擊中:「我們都是被作者寫進/同一首意象的獸/裡面是人間/外面是動物園」,尚未推開大門,便能聞見園區內無數的獸鳴叫,預告所有的詩將於遊客的心間迴盪、共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