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的書讓人一開卷便欲罷不能,不過這本新書《記一忘三二》與我們熟悉的,之前在阿勒泰的李娟作品不太一樣,雖然地理坐標同樣是新疆邊地那個很難弄清楚到底在何方的地方,但多了點都市感,比較日常,沒有李娟作品正字標記的遊牧情事。如此,這書仍然好看嗎? 好看啊。好看,有兩大因素,一是她的天才老媽,一是她們家一堆動物,而這兩者是綁在一塊的,繫鈴人是天才老媽。天才,用現代文明的話講就是天兵天將。 完整文章
文/郭子乾 你在FB上興高采烈的分享了一個貼文,卻有人在下面回答:「得了吧?這有什麼好稀奇的。」甚至無的放矢的攻擊你:「這是哪位啊,有人認識他嗎?」可是鄉民們都在看,感覺有點丟臉,這時該怎麼辦?你會說這是我的私人FB,請你走開,還是就默默的承受或封鎖他? 哥研究星座很久,但是分享星座的意見只是最近的事。剛開始在電視和網路上發表之後,有些人總是不忘會在我的粉絲頁上對我嗆聲: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小木,你在幹嘛啦!」嘉嘉尖叫道:「吃麵包的時候不可以用啃的,沒禮貌!要撕成小片,用手放進嘴裡。」小木嚇了一跳,以至於不敢動⋯⋯ 化身二馬中原,馮翊綱在台上讀起他的新書《影劇六村有鬼》中的一篇〈扮家家酒〉。 《影劇六村有鬼》的誕生,實是驚喜。 完整文章
文/小生 這是一隻海鷗告訴我的故事 「小生先生。」當海鷗小姐開口對我說話的時候,我以為我終於瘋了。 「小生先生,我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海鷗小姐拍拍她漂亮的白色翅膀,示意我把窗戶打開。 「等等,是妳會說人話,還是我聽得懂鳥語?因為我想確定到底誰比較瘋狂。」 讓我把事情搞清楚,有一隻海鷗在星期天早上十點半飛到我的窗邊,很有禮貌地開口請我幫她一個忙。 「小生先生,我愛上了一隻海龜。」 完整文章
主持科羅拉多大學「幽默實驗室」的心理學家彼得.麥格羅與記者喬.華納出發了! 他們從紐約到日本,從巴勒斯坦到亞馬遜流域,這對窮極無聊二人組一路上進行著測試世界各種人的幽默實驗,在這趟唐吉軻德式旅程中,他們請教過無數專家,包括了超性感喜劇表演者,乃至企圖搔癢老鼠的研究員、日本搞笑綜藝公司的執行長等;並且得到詭異、可笑以及充滿啟發性的答案──這一切一切,都是要回答:請問你在笑什麼? 完整文章
文/南琦 小孩:「我昨天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把你殺了耶。」 媽媽:「喔,那我後來有死掉嗎?」 當小孩出門只和她老爸 kiss-bye、忘了老媽時,我都會故意說,「哼,妳只愛把拔不愛我,我不理妳了。」小孩就會大聲抗議:「我──哪──有──。」然後飛奔過來給我雙倍的 kiss。這種幼稚的考驗遊戲我們都很樂在其中。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Acy Varlan 文/溫斯 「笑話已死,甚至還發了訃聞。」這段文字出自華倫.聖約翰之筆,並發表在二○○五年五月二十二日的《紐約時報》。「笑話孤伶伶地死去,」聖約翰這麼寫著,「連一位至親都沒有。」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某些事物好笑?這不但是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為什麼有些言語,包括笑話、妙語或是長篇故事會激起歡樂與歡笑,而另一些卻不會?完整文章
天已經黑了,有點冷。下課後,我們盡快離開學校。在寒冷的冬天,要穿過半座城令人卻步,不過大家都很有決心。為了拿到住址,大夥可是費了一番工夫。 無人的街道上瀰漫著一層潮溼的霧。我們一個接一個,踏過路燈照在柏油路上的一個個光影,彷彿棋盤上的棋子,走過一格又一格。或許到了最後一格,勝利終將屬於我們。 完整文章
文/吉爾·勒賈帝尼耶 安德魯朝入口的台階走去,極力讓自己的步伐保持穩定。也許已經有人在觀察他,他知道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他踏上呈半圓形的大階梯,頂上有扇形毛玻璃雨棚遮蔽。在通報並表明來意之前,安德魯花了點時間整理儀容。 他拉扯門鈴的鏈子,一方面還擔心拉得不夠用力。結果他拉得太過,門鈴響得有點大聲過頭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