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紫吟 女性主義先鋒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在距今一百多年前寫下哲學著作《男性建構的世界:我們的雄性本位文化》,藉由家庭、宗教、政治和經濟等多個領域的實際情況來說明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被男性所建構,吉爾曼試圖說服讀者們:我們的社會有以男性為標準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同時也是使得人類社會無法健全發展並停滯不前的原因。 打破男性建構的世界:為了平等 完整文章
在迪卡看到一篇文章,女友買41公分衛生棉,男生嘲笑他大屁股,最後分手了。 🙅‍♀️:衛生棉不是看size的⋯⋯ 🙎‍♂️:啊不然咧?屁股就大用的就大啊! 只看開頭和結局,有些人可能覺得很突然。不過看內文說明,當事人在意的不只是被笑不爽,而是對方對女性生理期的相關事情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卻認為自己懂得夠多能下判斷。 我能接受他對女生生理期的不了解 但我覺得在完全沒接觸也不了解的情況下 完整文章
文/陳偉毓 主角意外開啟了一個能力,他只要觸碰到對方的皮膚,就能夠輸入指令,讓對方的某部分器官瞬間脹大、扭曲、旋轉,就如同馬戲團小丑在手中把玩的長條氣球般脆弱。在讓那個慣老闆頸部旋轉半圈、意識到這悽慘死狀是自身所為之後,主角便開始了他的殺手生涯──這是陳浩基最新出版《氣球人》的初章設定。 完整文章
文/張玉伶 2019世界閱讀日南國青鳥書店的第二場講座,邀請屏東知名作家張曉風前來演講。張曉風用一個午後的時間,在南國青鳥與聽眾們訴說何謂成長──少女、少男約莫是十幾歲的女孩、男孩,自己今年已經七十八歲,是五個半的少女。 「想像這裡有五個半的我吧。」張曉風逗趣地說,彷彿心裡永遠是位少女。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傷疤是無盡的勞動。清潔女工、急診室護士、家務及其他藍領工作留下的。 傷疤也是32歲三段婚姻、四個孩子、為戒除酒癮痛苦掙扎,美、墨兩地四處遷徙飄流,一道道刻畫下的。 露西亞·柏林一直要到2015年,她逝世11年後出版了《清潔女工手記》選集才真正聲名大躁,與約翰·齊佛、理查.葉慈並列短篇小說名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