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應邀主持《歡迎光臨錫爾帕夏車站》的線上直播對談活動,席間想了些事,大致有兩個題目,一是「電子書」,再是「小說」;這兩個題目又可以概略分出兩個方向,一是「製造/銷售方」,另一是「使用/消費方」。 加上「電子書」和「小說」這兩個題目中間的連結是「書」。 怎樣的東西是本書?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來,先拍照對不對,要由下往上拍喔,等我腳交叉一下,你們要開美肌喔因為我沒有擦粉。」Readmoo 讀墨電子書官方認證唯一犢董、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江淑琳,在講座開始前熟練擺拍,「啊照片放上社團前我要先檢查喔!」 她口中的社團,是 Readmoo讀墨×mooInk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討厭看到媒體總說人們不愛讀書或只看網路上輕薄短小的淺內容,這與我理解的Readmoo讀者,很不一樣。 從2017 Readmoo讀墨電子書的全站閱讀報告看來,電子書的讀者的閱讀量持續擴大。2017年讀墨平台閱讀總量已突破2,000萬分,是2016年的3.2倍;2013年我們第一次發佈閱讀報告時,全站閱讀921,965分鐘,2017的是五年前的22.5倍。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二十年前時常預言數位時代會如何進展的趨勢觀察者們,現在仍能提供意見的並不多──或許是現在的世界與他們當初的預測差異甚大,但更可能是數位時代的變化實在太快、變數實在太多,喧擾推擠,一不小心就會發現自己只能追趕,無法前瞻。 當然,有些觀察者不同。例如大家暱稱為「KK」的凱文.凱利。 完整文章
文/凱文.凱利 書本無邊無際的文化力量發自複製的機械。印刷機快速、便宜、忠實地複製出書本。屠夫也可以擁有歐幾里得的《幾何原本》或聖經,因此不只上流社會人士,印刷書籍也照亮了其他人的心靈。 但到了現在,我們幾乎都變成螢幕的子民。螢幕文化就是不斷流動的世界,無窮無盡的插播、快速剪輯的影片及不成熟的想法。推文、頭條新聞、Instagram 完整文章
國民黨智庫指控台灣臉書進入「綠色恐怖」時代,關心此事的NCC委員陳憶寧去函臉書公司詢問相關情況,臉書台灣及香港公共政策總監陳澍正式回函,強調根據臉書社群守則,帳號被停權或貼文被刪除,可能是帳號真實性有問題,或是有霸凌、騷擾、發表仇恨言論或垃圾訊息等情況;另外也澄清,臉書的台灣辦公室僅負責廣告相關業務,臉書並無外包社群管理工作給台灣企業運作的可能性。 完整文章
文/凱文.凱利 有了使用權,新的事物也可以即時提供。除非能即時運作,不然就不算在內。比方說,計程車很方便,但還不夠即時。可能要等很久才能等到,就算叫車也可能等很久。最後的付款程序很累贅,也是個麻煩。還有,車資一般來說太貴了。 完整文章
文/凱文.凱利 過去 50 年來,我們跌跌撞撞,不斷提高去中心化的程度,預計未來 50 年也是一樣。在大規模去中心化的同時,便宜、無所不在的通訊,讓體系和流程得以維持。一切都分散在網路上的時候,若無法保持連線,企業就會瓦解。說的沒錯,但也有點過時。 更應該說,即時長途通訊的技術手法,便是去中心化的首要條件。也就是說,一旦全球布滿電線,穿越沙漠和海洋,去中心化不僅有可能,還是必然的結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