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結論:首先,譴責受害者之所以流行,並不是因為它們能有效對抗犯罪,而是因為它們符合社會對女性的想像,並讓人有對女性說教的機會。再來,譴責受害者不是好主意,因為目前大部分譴責受害者的說法並不是在減少性犯罪,而是減少女性的自由和願意發聲的受害者數量。 完整文章
文/傑米.巴特利特;譯/廖亭雲 「我完全搞不清楚怎麼會這樣,真的搞不懂。其實我根本沒有完全搞清楚自己。」麥可36露出真心疑惑的表情,一邊向我解釋,為何他最近因為電腦存有近三千張兒童不雅照而遭定罪。儘管他持有的內容多屬於「等級一」,亦即犯罪程度最輕的類型,展示色情姿勢但沒有性行為,然而他的收藏也含有更嚴重且猥褻的等級二、三、四類型,而且圖片主角多是介於六歲至十六歲的女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