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這是一本比我當初設想還要「好看」、還要「青春」的書。所謂「好看」,絕不是因為本書給了多少N號房祕辛;所謂「青春」,更不是因為房內影中人的形貌樣態(「兒少性剝削」與「青春」無關、就是犯罪)。 阻止新型性犯罪的火花,熾烈燃燒 完整文章
文/閔智炯;譯/黃莞婷 1. 巧遇的她 「我朋友在附近,我去見朋友。」 這段日子以來,我們約會結束後,我會送她到家附近,今天她卻先開了口,幾小時的吃飯喝茶,按理說應該要「確定關係」,我卻什麼也沒說。她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平靜,但說不定等等跟朋友見面,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吧。 「回家小心。」 完整文章
先說結論:首先,譴責受害者之所以流行,並不是因為它們能有效對抗犯罪,而是因為它們符合社會對女性的想像,並讓人有對女性說教的機會。再來,譴責受害者不是好主意,因為目前大部分譴責受害者的說法並不是在減少性犯罪,而是減少女性的自由和願意發聲的受害者數量。 完整文章
文/傑米.巴特利特;譯/廖亭雲 「我完全搞不清楚怎麼會這樣,真的搞不懂。其實我根本沒有完全搞清楚自己。」麥可36露出真心疑惑的表情,一邊向我解釋,為何他最近因為電腦存有近三千張兒童不雅照而遭定罪。儘管他持有的內容多屬於「等級一」,亦即犯罪程度最輕的類型,展示色情姿勢但沒有性行為,然而他的收藏也含有更嚴重且猥褻的等級二、三、四類型,而且圖片主角多是介於六歲至十六歲的女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