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理性被證明以後,恐懼迎來新生──將推理與恐怖全都推演到底的《如無頭作祟之物》

2001年時,三津田信三以恐怖小說《忌館:恐怖小說家的棲息之處》正式出道,之後延續相同創作路線,推出數部具有推理元素的恐怖小說。到了2006年,他則正式踏入推理小說領域,並將先前的作法逆轉過來,為本格推理融入鮮明的恐怖色彩,讓他最知名的「刀城言耶」系列就此誕生。 就三津田自己表示,本系列的前兩部作品…

用妖怪拆解文化與社會──談「說妖」系列《蛇郎君》、《水鬼》、《魔神仔》

文/小部 近年來台灣妖怪已然成為顯學,相關的遊戲、漫畫、小說、旅遊踏查文學一一出現,媒介多樣,蘊含多方可能性。在眾多創作者中,「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可謂先鋒。這個原本只是大學時期就一起玩實境遊戲跟寫小說的同好群,隨著一波又一波的企劃,慢慢成長為不容忽視的堅實團隊。其中2017年出版的《說妖》系列,試…

【果子離群索書】恐怖,是日常裡一陣悚慄的回味

不是那麼喜歡日本怪談小說,看來看去大致有個公式可循,讀過便罷,但蘆澤央《神樂坂怪談》讀個兩遍之後,卻覺得頗有意思,想在這裡說一說。 《神樂坂怪談》有後設小說的趣味,小說裡的敘述者,一位女性作家,寫了一本小說,也就是《神樂坂怪談》。書中有五則怪談故事,以及一篇總結。她除了講述各篇的靈感發想與題材由來,…

累積小小的「不安」,讓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感受到恐怖——專訪《如碆靈祭祀之物》作者三津田信三

文字/三津田信三;筆訪/愛麗絲 2001年,三津田信三以《忌館:恐怖小說家的棲息之處》出道,創作出與作家同名的「三津田信三系列」;最受歡迎的「刀城言耶系列」,則是以怪奇幻想作家東城雅哉(本名刀城言耶)為主角,為了創作素材四處尋訪,寫下結合民俗怪談與推理的故事;另也撰寫如「死相學偵探系列」等,結合本格…

【果子離群索書】要活得像個人,才能看得到妖

防疫期間,讀宫部美幸〈安達家的妖怪〉,感懷特別深。 安達家是什麼樣的家呢?半世紀以前,安達家是村長的家,傳到第三代當家時,出了一名殺人犯,犯人被斬首,家族被抄家斷後,宅院成為空屋,滿是不祥之氣。 隔年,瘟疫流行,安達家成為病患收容所,病人被隔離起來,在廢屋裡自生自滅,雖然泰半喪命,但傳染病也因而免於…

為何我們要理解都市傳說?

文/瀟湘神 各位是從哪裡聽到「都市傳說」這個詞的? 以我自己為例,最早是在日本的動漫、遊戲裡看到。像裂嘴女啦、紅斗篷與藍斗篷啦,甚至廁所裡的花子,當時都被歸類在「都市傳說」,而且被角色化,甚至妖怪化——我的意思是,在單方面接受娛樂作品的過程中,我無法區分都市傳說與妖怪有何不同,因為它們在作品中都被角…

【經典也青春】畸人剪枝,栽成文林 ——盛浩偉談上田秋成的《雨月物語》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下定決心仔細重讀《雨月物語》始於2008年左右開始籌劃出版森見登美彥的作品《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 京都出身的森見多次自承深受《雨月物語》影響,幾乎可説奉為創作原點。 而且一查之下,這部江戶後期1776年出版的怪談,亦深深影響了後世的泉鏡花、黑澤明、…

早於小泉八雲,日本怪談小說真正起源──《雨月物語》

文/王新禧 《雨月物語》《春雨物語》的作者上田秋成,生於日本江戶時代中期享保十九年(一七三四年),傳聞是大阪一個藝妓的私生子。四歲時,由於母親去世,被堂島永來町的紙油商上田茂助收養。秋成幼名仙次郎,本名東作,秋成是他的雅號;此外尚有無腸、三餘齋、鶉翁等別號。 上田茂助和他的兩個妻子以及女兒,都對秋成…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如今我不再是隻身一人,但……──閱讀宇多田光與《小泉八雲怪談》

無意間發現宇多田光推出〈盛夏的陣雨〉(真夏の通り雨)的mv,詩意的、幾乎隨意截圖就變成明信片的畫面,隨著光影流動,那些彷彿無交集的片段,透過歌聲的填補,緊密連結著在一起──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我反覆看著,覺得深深被撫慰,覺得在這支mv裡頭,看見了過往生命中乘客的蹤影。影片裡當然不是當初那一個人,那…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亂步散步,春樹搭電車,大江健三郎在行進

沒什麼比散步更散,更不要緊的事情了。 所有人家說不要緊的事都令我覺得非常之要緊。貓貓的鬚鬚又掉下來了嗎?幼嬰仔的乳牙擲上屋頂未?巷口從昨晚坐到今早的小黃狗已經等到它要等的人?從撿紙盒的阿婆是否已經拿到我偷放在推車上的整箱舊雜誌,到北極的冰山,世界讓人好忙亂,亂不是急,只是沒章法,更亂些,就散了,散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