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他在紐約當警察,不特別髒,但也不算乾淨。他和一個妓女有肉體關係,沒付過錢,妓女也沒向他要過,因為妓女知道他的職業某些時候可以幫她,他也的確會這麼做。他不會主動索賄,也不會拒絕平白送到眼前的鈔票,就像他仍是菜鳥時的搭檔告訴他的:你張開手心、有張鈔票飄進你手裡,那你就該把手閤起來、握緊鈔票、感謝上帝。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自個兒賣書的經驗得知:幽默的小說不大好賣。 有一度俺覺得是讀者們好像不大有幽默感,所以對這類文字興趣缺缺;但轉念一想又不很對,因為幽默,或者只是耍嘴皮子搞笑的散文,其實賣得還不壞──當然,還是有賣得蠻好的幽默小說和賣得蠻差的搞笑散文,輕小說裡頭也不乏充滿笑點的作品,只是平均而言,印象如此。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悲劇加上距離等於喜劇,但這不是唯一的等式;愛情加上距離可能也等於喜劇,因為當你與情人彼此凝視,你不會希望有人因不夠專心、不夠投入或指出那雙眼皮貼和瞳孔放大片的破綻而笑場的。但這究竟跟張景森有什麼關係呢? 完整文章
文/約書亞.格林(Joshua D. Greene) 在某個深邃黝暗的森林東方,有個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場上牧羊。這裡的規則很簡單:每戶人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羊,各家各戶派出代表參加管理公地的長老會議。長年以來,長老會議做出了許多困難的決定。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2015 真堪稱是塵封作品之年,又一部要「出土」了!《魔戒》、《哈比人》的作者托爾金(J.R.R. Tolkien)傳出新作消息;不過,這一本《庫勒沃的故事》(The Story of Kullervo,暫譯),是 101 年前他還在牛津大學艾克塞特學院(Exeter College, Oxford)研讀中古世紀英文時,創作未完的作品。據說,這也是他的第一部奇幻文學作品;在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大亨小傳》作者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心臟病過世的前一年,寫下了 8,000 字的短篇小說《溫度》(Temperature,暫譯),故事主人翁「恰巧是」酗酒而有心血管疾病的作家。而這篇故事在他的母校──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塵封 76 年後,終於首刊在《The Strand》文學雜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然後我才發現,體育班學生們的共通點不是體育,」易智言道,「而是經濟。」 《行動代號孫中山》的導演易智言與將電影改寫成小說的作家張耀升,在「犢講座」同臺對談;張耀升坦承,自己許多年前曾在救國團上過易智言主講的課,因為易智言講得太精采,以致他覺得其他課太無聊,乾脆就翹課了。「易導讓我知道,談作品是有方法的,不能只靠感覺。」張耀升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