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真的不相信有鬼,鬼故事對我還會有效果嗎?如果讀了鬼故事而感到害怕,是否代表我還是有一點點相信鬼存在呢? 這些問題的基礎,在於情感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東西。例如說,如果「怕鬼」跟「怕期末考」不一樣,代表害怕不只是一種情緒反應,而是一種有「內容」的東西。害怕不只是發抖、冒冷汗、腎上腺素分泌,害怕還可以「關於」特定事物,就像語言文字可以關於特定事物一樣。 完整文章
台灣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初期因為防守得當,有一整年的時間,全球大部分國家水深火熱之時,台灣人民還能夠歌舞昇平。然而,很不幸的,因為防疫鬆懈和新突變株的更高傳染力,台灣也和大部分國家一樣,開始要管控人流和限制活動。 完整文章
文 /伊森.克洛斯 ; 譯 /胡宗香 我們沮喪難過,感覺脆弱、受傷或難以承受時,會想發洩情緒,得到安慰、認同與理解。這提供了立即的安全感和連結感,滿足我們想要歸屬感的基本需求。因此,當我們陷入負面的內在對話時,第一個反應通常是透過他人滿足我們的情感需求。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本神秘難解的失魂之書、夢迴之書。始於一個女人的失戀,這場凝結時空的巨大陷落,使遭遺棄的勞兒獨留在真空中。陷落的不只她的心、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全部,她失去了「我」這個存在的個體。 莒哈絲自己也說,這是一本她最想寫,卻也最難懂的一本書。那麼,亞妮將如何帶我們進入莒哈絲迷離的小說世界呢?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與愛米麗交往的初期,他同時還有另外幾個女人。 一個是在安和路開日式居酒屋的老板娘,在離婚後不久,某晚他偶然走進了店裡,算來兩人的交情已經超過十年。兩人偶爾都有低潮寂寞的時候,圖個方便就當是彼此的救火器。另一個在某大金融集團擔任公關,接近他並非沒有其他目的,這點他很清楚。 再來,就是那位小有名氣的室內設計師。 完整文章
文╱埃絲特.沛瑞爾 這年頭,美國的伴侶治療普遍相信,「性」暗示關係的好壞,換言之,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就能推斷「性不性福」。如果伴侶彼此關愛和扶持,如果溝通良好、互相尊重、講求公平、信賴、有同理心而且誠實,就可以相當程度地假設兩人的愛欲持續不斷、強烈且有規律。派翠西亞.羅芙(Patricia Love)博士在著作《熱力夫妻》(Hot Monogamy)中,發表這方面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徐珮芬 〈夜雨〉 我不害怕事物失去它們最初的名字 我不害怕昨日與你無關的情感 紛紛敲打著我的門窗 徹夜未眠 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 我只希望這座城市的陽光 可以比你的眼睛 更早起床 ※ 本文摘自《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