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塔娜.法蘭琪;譯/穆卓芸 上午十一點左右,我剛開始按摩僵硬的脖子,一邊在心裡掙扎要不要去廚房沖咖啡的時候,書房外有人敲門,隨即就見到拉佛提探頭進來。 「抱歉打擾,」他說:「托比,我能耽擱你幾分鐘嗎?」 我們進了起居室,裡面還有一個人,舒舒服服坐在扶手椅上。「哎,」我剎那間停下腳步。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1997年普立茲傳記文學獎頒給了一位年過60的退休老師法蘭克.麥考特寫的《安琪拉的灰燼》,內容寫得是他4歲後隨父母搬回愛爾蘭利默里克貧民窟的悲慘童年故事。那一年我剛進出版界。聽說有這本書時,拜託了在美國的譯者朋友上亞馬遜網路書店查資料,結果他在美國時間,台灣的半夜,傳真了十幾頁讀者好評來給我。這本書,靠著口碑,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第一名,創下在榜首長達117週的紀錄。 完整文章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跟弟弟馬拉基在布魯克林的克萊森街遊戲區裡。他兩歲,我三歲。我們在玩蹺蹺板。 上下上下。 馬拉基上。 我跳了下去。 馬拉基往下墜,蹺蹺板撞到地面,他尖叫,一手摀著嘴,有血。 天啊,有血就慘了。我媽會打死我。 說鬼鬼到。她正跑過遊戲區,但是大肚子害她跑不快。 她說,你幹了什麼?你為什麼要對弟弟那樣? 我無話可說。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完整文章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的父母親在紐約相識結婚,生下了我,他們本該定居下來,誰知他們又回到了愛爾蘭。那時我四歲,弟弟馬拉基三歲,雙胞胎弟弟奧利佛和尤金不滿一歲,我的妹妹瑪格麗特已經死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厚厚一大本 500 頁的「巨」著,我竟不到兩天的功夫讀完。 多久沒有這麼廢寢忘食地讀一本書了,而且一邊讀一邊迸出既心酸又心痛的笑。(重讀猶如新作) 不如為何,我想起達斯汀.霍夫曼主演的《小巨人》,他說:「因為笑得出來,我才活得下去。」 但麥考特當時可是笑不出來的。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6年頒發的國際文學大獎,不約而同都有點兒令人意外。先是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一位音樂家,10月25日公布的英國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竟也突破四十七年來的歷史傳統,由美國作家保羅‧比提(Paul Beatty)獲得。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到一座城市去旅遊,不必然要血拼和吃美食,找條當地的文學散步路線,用腳去閱讀這座城市的文學,用心去貼近文化的靈魂,也是另一種文化的體驗。《國家地理雜誌》整理了全球十大文學城市,介紹文學散步景點: 1. 蘇格蘭──愛丁堡 文學氛圍濃郁的愛丁堡,有超過 500 本小說從這裡誕生,這座城市創作能量充沛,從十八世紀浪漫主義先驅的詩人伯恩斯(Robert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假如人們沒有符號和事件能借助表達感情,文學將會是什麼樣? 假如這世上沒有天堂和地獄、煉獄和仙境的存在,只有滿目瘡痍的人間,人們的情感該如何傳達? 假如沒有勇者敢將天堂與地獄、煉獄與仙境相提並論;或將獸頭安置於人身,將人之靈魂鎖進頑石中,那人們內心的種種情緒又將如何表達? ──葉慈,〈說書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