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榮裕(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名譽理事長、松德院區「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心理治療督導) 當憂傷想要開口吶喊,能不能喊出聲音就是一個難題了。照理說這本書只是小說,就只是虛構的啊,卻讓我想要談些很真實的事情,因為書在虛構中道出某些正發生的真實。 完整文章
文/左燈 在人們的普遍認知中,憂鬱症就是「不開心」。但其實,持續的情緒低落只是冰山一角。憂鬱症最可怕的,是無法控制的身體機能退化,還有無法控制的認知思維改變。回溯過往,細細想來,病症其實很早就給了我「通知函」。 大約是 2017 年 9 完整文章
文/高愛倫 這樣舉例吧!家有鬱卒就有獄卒。有憂鬱症的人我們形容他滿心鬱卒。照顧或陪伴憂鬱症者的家人,我們稱他「獄卒」。鬱卒和獄卒這樣的形容都沒有不敬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的字詞存有可以類比的情緒。 憂鬱症患者就是心思細碎的鬱悶患者,在整個家庭關係裡,照顧者總是在束縛或關懷的關係中,努力找尋彼此和平共處的模式。 鬱卒並不容易屈服獄卒的律令,反倒是獄卒管不住鬱卒的動靜。 完整文章
文/ 邱淳孝 憂鬱症號稱是二十一世紀的心理健康殺手。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大約百分之八點九的人有憂鬱症,所以約莫是兩百萬人,其中,有百分之十五的重鬱症患者,最後以自殺結束生命。 罹患憂鬱症的人,會感覺憂鬱像是黑洞,吸乾所有的能量。你會不想吃、睡不著、不想動、失去原本你所擁有的熱情與興趣,或者是反過來,像是心裡有一個填也填不滿的黑洞,你一直吃、一直睡,但好像永遠都沒辦法被填滿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史丹・塔特金(Stan Tatkin) 想像你們家的管線配置出現滴漏狀況,而你已經超過三十年未曾仔細檢查過每月寄來的水費單據。現在,你才赫然看到單據上所顯示的數字,你被嚇得目瞪口呆。你竟然任由漏水狀況持續了那麼久,不只如此,想想看這些年來所流失和浪費掉的龐大水量……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病院日常 住進精神醫學病院,簡單來說就是精神病院後,我才發現許多從前的「算了」,在這裡是如此地被重視。 我常常無法走直線(沒喝酒!)、手抖、四肢微微地不協調,於是常摔倒、撞到或打翻東西,走路磕磕碰碰,男友對此不以為然,雖然我曾多次試圖解釋我無法好好控制身體,他還是會在我打翻飲料時拍桌大罵「妳在幹什麼!妳有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文╱拉斐爾.喬丹奴;譯╱黃琪雯 一開始,克勞德並沒有說話。他只是將溫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肩膀上表示安慰,就這樣維持不動。 當我的淚水乾了,他的妻子將一杯熱騰騰的茶和幾張紙巾擺在我面前,然後默默上了樓。她大概感覺到在場可能會打斷一場正要開始的告解,而那正是我需要的。 「對……對不起,這真的很可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最近我一直很焦慮,接著又遇上了這可怕的一天,真的,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完整文章
根據專家的說法,精神官能症的影響包括:焦慮、難過或重鬱症、生氣、易怒、精神混亂,自我價值感低,等等……。某些行為症狀如:恐懼症、逃避、失眠、衝動與強迫的行為、無精打采,等等……。某些認知問題像是:不愉快或令人不安的想法、重覆發生且擺脫不了的想法(強迫症)、消極憤世嫉俗等……。人際關係方面,精神官能症造成的影響有依賴、侵犯性、完美主義、精神分裂性孤立、對社會文化不恰當的行為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