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丹・塔特金(Stan Tatkin) 想像你們家的管線配置出現滴漏狀況,而你已經超過三十年未曾仔細檢查過每月寄來的水費單據。現在,你才赫然看到單據上所顯示的數字,你被嚇得目瞪口呆。你竟然任由漏水狀況持續了那麼久,不只如此,想想看這些年來所流失和浪費掉的龐大水量……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病院日常 住進精神醫學病院,簡單來說就是精神病院後,我才發現許多從前的「算了」,在這裡是如此地被重視。 我常常無法走直線(沒喝酒!)、手抖、四肢微微地不協調,於是常摔倒、撞到或打翻東西,走路磕磕碰碰,男友對此不以為然,雖然我曾多次試圖解釋我無法好好控制身體,他還是會在我打翻飲料時拍桌大罵「妳在幹什麼!妳有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文╱拉斐爾.喬丹奴;譯╱黃琪雯 一開始,克勞德並沒有說話。他只是將溫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肩膀上表示安慰,就這樣維持不動。 當我的淚水乾了,他的妻子將一杯熱騰騰的茶和幾張紙巾擺在我面前,然後默默上了樓。她大概感覺到在場可能會打斷一場正要開始的告解,而那正是我需要的。 「對……對不起,這真的很可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最近我一直很焦慮,接著又遇上了這可怕的一天,真的,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完整文章
根據專家的說法,精神官能症的影響包括:焦慮、難過或重鬱症、生氣、易怒、精神混亂,自我價值感低,等等……。某些行為症狀如:恐懼症、逃避、失眠、衝動與強迫的行為、無精打采,等等……。某些認知問題像是:不愉快或令人不安的想法、重覆發生且擺脫不了的想法(強迫症)、消極憤世嫉俗等……。人際關係方面,精神官能症造成的影響有依賴、侵犯性、完美主義、精神分裂性孤立、對社會文化不恰當的行為等……。 完整文章
文/蔡佳芬 有些失智症照顧者會說:「他不記得我沒關係,但是他老是認為我會害他,偷走他的東西,食物被我下毒,把我當成仇人或賊來看待,好令人傷心。」 如果問一個失智者的照護者,最辛苦的部分是什麼?是不眠不休,即使盡力照顧失智者,失智者卻仍然退化嗎? 但照顧者可能會回答:「其實,這些我可以忍耐,也都做好了心理準備……」 這一點,最讓照護者心力交瘁 完整文章
文/康健雜誌社長 李瑟 2016 年即將走完,若要你選一個字代表今年,你會選什麼? 我選「驚」。政府想要開放日本的核災區食品進入台灣;最平民的高麗菜居然索價 300 元;一再發生照顧失智或重症家人而撐不下去,殺死家人後自殺的事件;泱泱美國選出說話瘋狂的川普做總統;英國人意外投出了離開歐盟的決定;全球經濟 2017 不確定因素多重,一切都叫人膽戰心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