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迴避「陰影人格」,我不喜歡你,一如我不喜歡我自己

文/叢非從 「陰影」是心理學家榮格提出的一個概念,意為我們所不能接納的自己、不喜歡的自己。與之對應的陽光人格,就是我們所喜歡的那個自己。 實際上,人是豐富而全面的,每個完整的人都擁有「陰影」與「陽光」的兩面特質。我們每個人都既是善良的,又是邪惡的;既是無私的,又是自私的;既是上進的,又是墮落的;既是…

憤怒需要解釋,才可能將溝通導回同一個「話題」裡

文/叢非從 當你在和對方生氣時,雖然你們兩人可能都有很多話想說、談的也可能是同一個問題,但你們談的卻不是同一個「話題」。 比如你們在談論一支手機,你關注的是顏色好不好看,他關注的是什麼規格。看似你們都在評論這支手機好不好,然而卻根本不是在同一個邏輯裡談。關鍵在於,你們不知道對方不清楚自己的重點,僅僅…

持續的好意,只會被當作權利。

文/趙明局;譯/王品涵 「持續的好意,只會被當作權利。」 這是演員柳承範在電影《不當交易》中的經典台詞。當一個人習慣了別人的好意,便很難再對此抱持感激。假設各位不是時刻敏銳地對他人好意做出反應的人,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過著享受「權利」的生活。 舉例來說,試想因為朋友總是先聯絡我,所以自己就不曾先聯絡…

想要守護關係,就得長點心眼

文/成裕美;譯/林侑毅 有些人一生氣,非得立刻發飆不可。他們會不顧旁人和周遭情況,先大發脾氣再說。 「他為什麼不為別人著想?當場發脾氣,叫別人如何是好?」 「我正怒火中燒,哪裡還顧得了別人!」 在這種情況下,最直接受害的通常是他的家人、朋友與同事。部分暴怒者願意接納他人的建議,不過更多的人會極力反駁…

面對母職,許多我的情緒不是無力或厭惡,而是憤怒

文/ 林蔚昀 會當上憤世媽媽,完全是巧合。有一陣子生活苦悶,工作家事養小孩的困頓以及各種鳥事彷彿約好似地紛至沓來,光用文字無法抒發,而且有些悶是講不出來的,於是開始畫圖,放在臉書上和朋友(其他的媽媽)分享。許多人看了有共鳴,敲碗叫我成立粉專。那,粉專要叫什麼名字呢?一開始想叫厭世媽媽,但已經有人註冊…

15秒,是消除憤怒的黃金時間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大腦對「負面信號」要比「正面信號」更加敏感。 這是生存演化機制造成的,會忽略危險、威脅等負面信號的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已遭到淘汰,現在的我們是能敏捷應對危險並成功留下後代的人類後裔。所以,就算是微小的危險信號,我們大腦都會響起警報。因此我們對於別人的批評、攻擊都相當敏感,進化到不…

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發火,直到握上方向盤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在行駛的道路上搖下車窗,吵到彼此臉紅脖子粗,氣氛激烈到好似雙方馬上要停下車打一架一樣。如果開車的時候突然有車子插進來的話,一般人真的會氣到怒髮衝冠。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發火,但只要一握到方向盤,就會冒出易怒的個性。一坐上駕駛座就無法調節怒火,對其他用路駕駛也是一種安全威脅,我們…

消失在宇宙盡頭的雙胞胎兄弟

文/陳夏民 每年有一兩次在深夜行走時,會想起那個消失在宇宙盡頭的雙胞胎兄弟,想問他如今安好否。 不,我並沒有雙胞胎兄弟,也不像某些恐怖片中飾演的,身體內藏著原是雙胞胎兄弟的胚胎(還是真的有,只是我不知道?),對方對順利來到人世的我抱持著夾雜著嫉妒的殺意。 二十三歲時,矮小的我曾經胖到八十多公斤,最後…

孩子本意未必想傷人,她有權利找個抒發負面情緒的地方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聽到這…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做重複惡夢,其實是自己在提醒自己?

文/瑪格麗特.博瓦特;譯/張美惠 惡夢是特別讓人難受的夢,常會重複出現,你會在夢中迷路或被追逐、威嚇、懲罰、攻擊、折磨、重傷、擊潰、困住、搶奪、羞辱或以其他方式面臨被傷害的威脅。通常你會突然醒來,感到很無助──充滿憂懼、恐怖、羞愧、罪惡、憤怒、厭惡或逃脫時大大鬆一口氣──這些感覺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