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得選,你希望機器人替你做哪些事?在戲劇作品《恐怖谷》裡,作家Thomas Melle的選擇是:演講。 Thomas Melle有躁鬱症,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在《恐怖谷》裡替他造了一個機器人(以下簡稱Melle🤖),整個表演,就是這個機器人翹著二郎腿在台上演講,以Thomas Melle的身份討論躁鬱症、圖靈和機器人取代人類的事情。 完整文章
如果莊子談戀愛,那該會是什麼樣子呢? 近年來,「莊子學」成為了新的顯學,台灣「當代新道家」為了對應西方當代現象學的理論,特意選用「莊子」的文本,重新以現象學的觀點,重構莊子的思想與理路。緣此,以莊子為對象的探索,作為中西跨文化哲學的場域,便如火如荼地開啟了新道家學派的途徑,為台灣的學術打開了另一個充滿生機的學術風潮,著實令人敬佩。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是很甘願帶我姊姊出國旅行的,雖然有世代差異,但我很樂意啦。」前陣子剛從移居多年的柏林短暫返台,陳思宏身上還帶有旅行的姿態,目光永遠向外探尋著新鮮。 陳思宏一向崇尚步調緩慢的旅行,「走路如兔輕盈,心境如龜緩慢。」還得吃好睡好住好。他的姐姐們,則多是典型認真的觀光客,所有熱門打卡景點皆需到此一遊、知名美食不畏大排長龍,陳思宏曾帶著姐姐遊覽歐洲,一路上儼然是場修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公視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約是近期引起最多討論的影集,而且令人開心的是,多數討論不再是被有意無意扔出來的明星緋聞,而是與劇情內容及故事主題有關的思索,因為這部影集直視一直存在於我們社會當中、生活當中的重要議題:我們怎麼看待「惡」?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與藍鈞天碰上面,才坐定而已,他就熱切地告訴我們:「我很喜歡談小孩!」 他初為人父後的好爸爸形象深植粉絲心中,不過,我們暫時要他先把人父的喜悅擱置一旁,回到「人子」的角色來談談父子關係,藍鈞天的喜悅頓時切換成若有所思並略帶嚴肅的神情。 嚴父背後的慈愛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鄧九雲,一個復古又文青的名字,正職是演員,但自從 2013 年出版第一部文字作品後,年年都出書,投入創作的心力比演出還大,冠她「作家」頭銜,卻不太能被她欣然接受,因為「我沒想過要當作家,我只是在分享一些故事,而且在台灣一講作家,就容易跟愛看書的人圈在一起,但我更希望分享給那些原本不見得愛看書的人,你不閱讀沒關係,我可以演給你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