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馬丁貝克探案」創下的成績與紀錄傲人。 一、作者為默契極佳的情侶檔麥伊.荷瓦兒與培爾.法勒,他們以每書30章,一人一章的方式接力書寫,且只寫十本為目標,而每一本書的脈絡完整、情節扣人心弦,毫無違和感。 二、本探案系列在瑞典開啟犯罪寫實小說的先河,對古典推理讀者而言簡直是丟下一顆震撼彈,驚呆到紛紛要求退書。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A Time to Scatter Stones》的感覺五味雜陳。 《A Time to Scatter Stones》是美國作家卜洛克(Lawrence Block)2019年發表的中篇小說,屬於以馬修.史卡德(Matthew Scudder)為主角的系列作品。這個系列除了2011年的短篇選集《The Night and the 完整文章
當《追殺比爾》遇上村上春樹,你從未看過的殺手混搭小說。韓國文壇最具影響力「文學村小說獎」得主金彥洙,最新震撼作首次登台! 來生是個孤兒。 被館長收養後,圖書館便是他的世界。他在這藏書二十餘萬冊的空間裡成長,偷偷學習認字,卻被發現遭責打。他每天的任務是等待指令,聽令行事。 因為圖書館從來就不是圖書館,來生也不是個普通少年。 他是「謀略者」底下的暗殺者。 完整文章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與她筆下的名偵探伊集院大介。 完整文章
有許多優秀的創作者,總能利用作品所屬的媒介來進一步強化故事主題及氛圍。舉例來說,像是《夜行動物》的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便是相當優秀的例子,充分發揮出了小說與電影的各自優點。這種情況在遊戲的世界裡,自然同樣如此。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唐娜.塔特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長篇小說《祕史》,一鳴驚人。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的外觀,會覺得它有點厚──原文書的頁數是五百四十四頁;讀起來倒不像看上去那樣沉重,情節敘事很流暢,角色描寫很細膩,主要劇情發生在大學校園裡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學生小圈圈當中,是個帶有懸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現在連要寫短篇,字數也會越寫越多;」陳浩基感嘆,「不大能再寫從前那種輕巧短篇。」 以各式推理作品為讀者熟知的香港作家陳浩基,聊起創作時想的當然是推理小說,「如果有字數限制,三千字左右可能比一萬字更好寫;三千字的故事可以聚焦在驚奇結局,這個三千字之內可以處理,但一萬字我就覺得要有完整架構,反而覺得字數不夠用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