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唐娜.塔特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長篇小說《祕史》,一鳴驚人。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的外觀,會覺得它有點厚──原文書的頁數是五百四十四頁;讀起來倒不像看上去那樣沉重,情節敘事很流暢,角色描寫很細膩,主要劇情發生在大學校園裡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學生小圈圈當中,是個帶有懸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現在連要寫短篇,字數也會越寫越多;」陳浩基感嘆,「不大能再寫從前那種輕巧短篇。」 以各式推理作品為讀者熟知的香港作家陳浩基,聊起創作時想的當然是推理小說,「如果有字數限制,三千字左右可能比一萬字更好寫;三千字的故事可以聚焦在驚奇結局,這個三千字之內可以處理,但一萬字我就覺得要有完整架構,反而覺得字數不夠用了。」 完整文章
文字/獨步文化編輯部 浩基:今村老師您好。恭喜您以如此精采的《屍人莊殺人事件》獲得鮎川哲也賞,並且創下以出道作橫掃年末三大推理排行榜榜首的紀錄,真是為喜愛本格推理的讀者帶來驚喜。或者在問關於作品的問題前,先請您簡單自我介紹一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閱讀的經驗裡,一定會遇上某些書,在你閱讀之後覺得「與預期不符」。 這「與預期不符」有壞的情況也有好的情況;壞的情況自然是你覺得這書讀起來不如原先想像的好看,讓你生出浪費時間又浪費錢的感覺,而好的情況則是你覺得這書比原先想像的精采很多,覺得一頭栽進去不忍釋卷,覺得自己和作者相見恨晚。 但也有一種「與預期不符」你很難說它是好是壞,只能說它和你的,呃,預期不符。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幾個月內,沒落的英國工業大城諾丁罕,有兩個小女孩在公園和住家院子相繼失蹤了。 調查小組陷入死胡同,小女孩生死未明,負責的警探芮尼克和眾夥伴肩上的壓力越來越沉重,然而沒有任何能看到一線曙光的線索出現。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