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寫奇幻小說,有人想寫推理小說,也有人想寫浪漫愛情,或者當編劇看俊男美女把自己寫的故事實際演出。有人用文字觀察自己的內裡,有人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也有人比較關心怎麼在必須使用文字時拿到好的分數──畢竟,不為考試作文,到底有誰沒事想要練習寫作? 但臥斧老師卻說寫作可以當成協助生活的工具,或者有趣的消遣?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看看說要寫書的里長伯到現在都還(消音處理──)啊! 完整文章
日本作家葉真中顯的小說《Blue》,書名取自主角「青」的名字發音,內容則如同許多以主角來命名的作品一樣,基本上可以被視為一則虛構傳記。但特別之處在於,這則傳記的真正主角並非是人,而是一整個平成時代。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標題仿自泡坂妻夫《亞愛一郎的狼狽》) 被譽為「北歐現代警察辦案小說先驅者」的馬丁貝克刑事檔案系列,兩位情侶檔作者從一開始就設定只寫十本。這十本中最受推崇、喜愛,改拍過多次影劇作品的《大笑的警察》,究竟有什麼魅力讓人迫不及待翻頁,讀完且覺餘味無窮呢? 領讀人家任的分享摘要如下: 一、 完整文章
文/路那 2009年,塔娜.法蘭琪於兩年前獲愛倫坡最佳首作的《神秘森林》終於與台灣讀者見面。隨著《神秘化身》、《神秘回聲》等「都柏林重案組」系列陸續中譯,使得塔娜.法蘭琪在台灣已經不是一個需要大力推薦的作家──毋寧說,當我們提到歐美犯罪小說時,她的名字肯定會被提起。 完整文章
文字/權汝宣;筆訪/犁客 《黃檸檬》乍看之下輕巧,但讀完會發現後勁很強,留有奇妙的酸澀後勁。故事的各個篇章由幾個不同角色在人生的不同時點敘述,從中可以拼湊出一棒發生在過去的少女謀殺案件(主述角色當中有一名是受害少女的妹妹),有受害者、有其他當事人,也有嫌犯。但從這些角色的觀點來看,又會發現,該起事件的真相非但不甚明確,嫌犯或許另有他人,連帶地還會指向另一樁後來發生的案件內裡。 完整文章
文/臉譜編輯部 只要把自己放進別人的住處,我就會不自主的心癢癢,而且一旦沾到別人財產據為己有的時候,這種興奮也會冒出來。我知道這樣非常不道德,有些日子也會心生悔意,不過這事沒得解決。我名叫柏尼‧羅登拔,我是小偷,我愛偷東西。愛就是愛。──《衣櫃裡的賊》 完整文章
文/唐諾 (節錄自《別無選擇的賊》導讀) 如果說「往相反方向想」屬於相當程度的人性必然,那也必然會體現於犯罪推理的廣漠宇宙之中。也就是說,寫破案偵探的人既然那麼多,那就一定有人倒行逆施寫犯案做奸的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