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例如「千禧年三部曲」。 完整文章
文/陳偉毓 主角意外開啟了一個能力,他只要觸碰到對方的皮膚,就能夠輸入指令,讓對方的某部分器官瞬間脹大、扭曲、旋轉,就如同馬戲團小丑在手中把玩的長條氣球般脆弱。在讓那個慣老闆頸部旋轉半圈、意識到這悽慘死狀是自身所為之後,主角便開始了他的殺手生涯──這是陳浩基最新出版《氣球人》的初章設定。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2020年是自己這輩子遇上最多「大事」的一年:武漢肺炎在或者極權或者激化民族主義的不同政府、腐敗的國際組織、全球化與偏頗的媒體傳播等等因素當中,先是成為全球爆發的傳染病,然後影響各種大型活動、各國經濟、投資市場,以及個人的心理健康。異常天候引發的災害、強權之間的貿易戰爭、不按牌理出牌的年輕寡頭、合作聯盟的崩壞⋯⋯幾乎每天都有令人瞠目結舌的新衝擊。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有時只是人影落在水面,便足以令魚逃走。」 日本推理小說天后宮部美幸的複線寫作中,有一個重要的特色是處理日常生活結合社會事件的解謎,且大多由業餘偵探登場,例如《誰?》這部作品,便是由在大企業今多集團廣報室任職的杉村三郎,調查一起交通事故。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作品銷售全球二十億冊的推理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創造出了推理小說史上膾炙人口的私家偵探小個子白羅,白羅在辦案過程中最著名的台詞金句是: 「躺在那裡思考,運用頭腦裡那小小的灰色腦細胞,你就會找到答案了!」 這句話也出現在改編過多次影劇作品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同時,他在問訊證詞時大顯身手: 完整文章
減少出門正是看劇看漫畫的好時機。日本影集的編劇很厲害,寫戀愛戲絕對不只有相遇相戀誤會吵架又和好這類橋段;日本漫畫的編劇很厲害,不但雜學廣博,而且還得明白文化市場活生生血淋淋不管內容好不好最終都得看銷售好不好的殘酷現實。而這些編劇來寫小說,也全都很厲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