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詩人鴻鴻的上一本詩集《暴民之歌》後記是這樣寫的:寫詩之於我,不是在創造什麼精緻的文化,而是在實踐「文化干擾」。事實上穿梭劇場、出版與策展的他,皆是貫徹此一信念而為之。比方這次替華文朗讀節所策劃的「詩歌之夜」,便是希望能重新詮釋六零年代的台灣經典文學作品,開啓與現代對話的可能。 跨時代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對人生和寫作都沒什麼規劃;」陳昭如說,「不過就是會遇上很好的採訪主題。」 陳昭如大學時在學校編校刊,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文學少女,「我主修人類學,田野調查做的是泰雅族的宗教變遷,但對政治和社會議題不算敏感,」陳昭如回憶,「直到『520事件』。」 完整文章
幾天前,一個連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眾多公投當中,平權公投的弱勢:東奧正名公投有民族歸屬感號召,勞權公投攸關多數人生活,而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公投,很容易讓一般人覺得「那只是同性戀的事情,跟我無關」。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平權公投特別難做,其他公投都很輕鬆。我相信每個公投都有自己獨特的困難。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如果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你要支持同性婚姻╱性平教育? 1. 完整文章
文╱楊佳恬 十來歲的孩子,在課堂上,便已不著痕跡的被啟發了對國內和世界各地環境的想望,也奠下了關注國內時事、好奇世界發展的基礎。學校課程非常注重學子的思辨能力,聽起來像是口號的東西,卻真的落實在課堂中。 你知道奧地利的投票年齡嗎? 二十歲?十九歲?十八歲?十七歲? 公布答案:十六歲。 下修投票年齡帶來的社會改變 完整文章
文/海特.麥當納 據說,在英國公投結果宣布脫歐後的幾小時內,英國人上Google 搜尋的熱門關鍵詞中,名列前茅的其中之一就是:「什麼是歐盟?」雖然這個新聞很快就招來不少冷嘲熱諷,但這個問題實際上可不傻。歐盟是一個極端複雜的龐大社會建構,的確可以用各式各樣的說法來描述。而這也是英國脫歐爭論如此激烈的其中一個原因:留歐派與脫歐派都採用對自己有利的論點,因此雙方有時就好像在說著不同的語言。 完整文章
文╱提摩希.史奈德;譯╱陳柏旭 維也納時尚的第六區,大屠殺的歷史就雋刻在人行道上。在猶太人曾經居住、工作的建築物前,他們一度必須徒手搓洗的人行道上安置著小小的銅製方形紀念碑,上面記載著人名、驅逐日期,以及他們的葬身之地。 在成年人的心目中,這些文字連結著現在與過去。 孩子的觀點則迥然不同。孩子的認知從事物開始。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
文/箱田忠昭;譯/張嘉芬 ★先釋出好感,別人才會喜歡你 初次見面時,究竟該聊什麼才好? 當然也是要有一定程度的鋪梗布局,不能因為是閒聊,就忽略了談話內容的結構。然而,在談鋪梗、結構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很重要的「三好法則」。 所謂的三好,是取自「好欣賞」、「好感」、「好印象」這三個「好」的字首組合而成。而在想使用此技巧的一開始,首先應該做的,就是要努力欣賞別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