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答/王立 無論是政治氣氛肅殺的戒嚴時期,還是百家爭鳴的解嚴初期,是中國開始藉著市場開放發展經濟的20世紀末,還是中國成為世界強權之一的21世紀初,中國從沒放棄武力犯台的宣稱,生活在台灣的大家也都明白中國解放軍可能會打過來。 完整文章
文/馬克.湯普森;譯/王審言 當「觀眾」(audience)這個字的意義,不再僅是觀眾,至今在英文中還找不到百分之百滿意的對應字眼,公眾這個詞又該怎麼辦呢? 媒體高層在冷冰冰的字眼中擺盪:使用者、消費者、顧客;政治人物嘴裡則是冒出個別投票者或是整體選民。這些詞展現一種工具性:我們是根據我們想從受眾身上抽離出什麼,才來界定他們的意義。如果你不想引發一夥人戴上法式三角帽(tricorn 完整文章
文/陳力航 「紅白帖多錢不夠用 民代貪助理費當大水庫」、「勤跑紅白帖,市政沒半撇」,媒體報導提到的「紅白帖」,似乎大多伴隨著負面新聞一起出現。這個詞指的是台灣人在婚喪喜慶時所發出的邀請函,而這些活動場合,也是許多地方政治人物喜歡造訪的地方。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上個世紀的七零年代,台灣南部還有人推著小車沿街賣豆花,一元銅板可以吃一碗。碗不大,不過對一個想解饞的孩子來講足夠了。 上個世紀的八零年代,中學附近的小巷裡可以找到路邊賣麵的小攤,十元可以買一碗乾麵,和現在五十元的乾麵相比,料大概差不多,但十元那碗的麵肯定比較多。 完整文章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也會在另一個類型交出厲害作品。 完整文章
自2017年底、2018年初開始,到電影院看電影,有很高的機率會看到一段以爸爸、媽媽,及一個尿床小女孩組成的一家三口為主角,介紹電影分級制度的動畫短片。 這一家子,是2018年初台灣正式上映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當中主要角色;一開始尿床、後來以不同年紀出現的女孩,就是《幸福路上》的女主角林淑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