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幫會形成大約有幾種原因。一個是一群人想幹些權力階級不想讓大家幹的事──不一定是「壞事」,像「反清復明」這種會讓你一看就覺得好棒棒的事也算──而做這些事可能需要更多人需要更多錢等等,這群人於是會開始分工、形成某種制度去做這些事。 完整文章
文╱麥可.翁達傑 翁達傑:我很想瞭解你說的「隱喻性音效」(metaphorical sound)……為了突出畫面效果,故意使用一種錯位的或非現實的聲音。我會這麼說,是因為在你的電影裡,你所使用的聲音都具有非常權威的「真實感」(authenticity)。你自己將「隱喻性音效」描述成「不同語境下影音關係的重新建立」,那麼你最早是在什麼情形下開始注意到這種可能性的呢? 莫 屈:我記得是在 完整文章
文/許立衡、張凱淯 是誰決定了電影排名? 若要說到哪一部片是影史上最好的電影,每個人一定有著不同的答案。而這也是影迷們茶餘飯後很愛討論的話題。 即便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一個權威性的比較,但大多數的觀眾還是會依據一些較有公信力的指標,來做為自己的參考。 這些指標通常是由媒體所設立,例如美國電影學會(American Film Institute, AFI)、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ritish 完整文章
相對於魚肉鄉民的流氓黑道,鋤暴安良的警察被稱為白道。但警察通常不是白的,是灰的。 灰,是介於黑與白的中間地帶,警察灰灰的,不見得是手腳不淨,操守不好,有時是辦案所需,平時與黑道有來有往,維持既敵對又同國的微妙關係。線報、談判、擺平麻煩,或者以夷制夷,都要靠平日所經營與黑道的關係。 完整文章
文/麥可.法蘭傑斯 爸爸和我安排了一場正式會面,用黑道的說法,叫「坐下來『喬』」。這指的可不是請諾比來和我們一起品嘗紅酒配燻烏賊,「坐下來『喬』」是黑手黨文化中非常基本的一件事,這是用來討論與解決任何爭端最重要的那一個手法。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提到青少年小說,你心裡浮現的是哪些作品?《暮光之城》、《記憶傳授人》、《哈利波特》?如果將時間推遠一點——假設是我們父母輩的年代——那時他們讀的是哪些作品? 青少年的戀愛羅曼史,或是正向、積極的勵志成長故事,弱小的男孩長大成了太空人,美麗的女孩終於吻了校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聽起來有點無趣對吧?但二十世紀前半,在YA文化(young adult 完整文章
整理/黃韻蓉、犁客 上班的時候有時得軟有時得硬,戀愛的時候有時得軟有時得硬,事實上,過日子的時候最要緊的就是知道幾時放軟、幾時強硬。該怎麼成為知道幾時該軟幾時該硬的大人?請看【硬漢相談室】馬欣X臥斧的開示! 馬欣:我覺得從事教育的大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要浪費孩子的時間,他去玩和看天空都可能比你講一堆八股的東西有用,因為孩子需要培養使用閒裕的能力。 完整文章
文/楊照 過去二十年中,我們所得到的真正結果是,偉大的電影不見了。但是這偉大的電影不見的事,是「本來對的事」發生了:電影回到它本來的權威角度,權威的、集體的角色。 這二十年的電影,愈來愈看不到我們想像當中以前那種了不起的導演。因為這些導演都死光了嗎?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呢?他後來拍的電影就再沒有我們以前感受到那種電影的魅力。科波拉(Francis For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