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照 過去二十年中,我們所得到的真正結果是,偉大的電影不見了。但是這偉大的電影不見的事,是「本來對的事」發生了:電影回到它本來的權威角度,權威的、集體的角色。 這二十年的電影,愈來愈看不到我們想像當中以前那種了不起的導演。因為這些導演都死光了嗎?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呢?他後來拍的電影就再沒有我們以前感受到那種電影的魅力。科波拉(Francis Ford 完整文章
文/翁稷安 這並不是華文世界第一次引介 Mario Puzo 的《教父》,臺灣早在 1980 年代就曾有過中譯,本世紀初則有許綬南的譯本,此次 2015 年版新雨出版社的新譯本則由著名譯者黃煜文重譯,並請設計師王志弘設計封面。能屢次吸引出版社的興趣,自然是由於名導 Francis Coppola 於 1972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百餘年前電影發展初期,就開始有電影製作者嘗試將文學作品搬上大銀幕;結合深層人性底蘊的文學作品、日新月異的拍攝技術,加上男女演員的演技及明星光環,讓這些由文字或圖像轉化的動態影像更容易被大眾接受、也更容易成為票房及評價皆佳的經典電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08 年,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不但替超級英雄電影定下新的典範、揭示暑期檔商業電影有兼顧類型趣味及深沉內涵的可能,也讓在電影上映前幾個月猝亡的影星希斯‧萊傑(Heath Ledger),藉本片留下了他對反派角色「小丑」(Joker)經典的詮釋及演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