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理解卡關,看了文章卻讀不懂,怎麼救?

文/黃春木 《天下雜誌》曾經刊出一篇訪談專文,標題是「哪一堂課這麼狂?竟發現建中學生其實不會讀書」。仔細了解,內容應該沒有嘩眾取寵,而是事實。 主要原因出在臺灣的學生長年苦讀教科書,或是按照教科書內容做精要提示和考古題分析的講義,這些學習材料多是高度濃縮的考試重點,不太講求清晰詳盡的闡述或論證過程,…

【果子離群索書】愛戴領袖,就要愛戴領袖徽章

描繪一個國家,勾勒這個國家的社會面貌,最難的是民眾的日常生活,而非歷史、軍事、經濟等教科書記載的事項。打開歷史教科書,政治體制、經濟狀況、軍事成就等,即使背得滾瓜爛熟,各個地區、各個時代的人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如何食衣住行,仍模模糊糊,沒有概念。近讀《非軍事區之北——北韓社會與人民的日常生活》,費時…

為什麼教科書與多數老師,都對「階級」避而不談?

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即使貧窮子弟幸運得以跟富裕子弟就讀相同的學校,他們遇到的老師經常只期望富裕家庭的孩子知道正確答案。社會科學研究顯示,當貧窮子弟的表現優異時,老師經常感到驚訝、甚至苦惱。老師和輔導員認為他們可以預測誰是「上大學的料」。 由於許多勞工家庭的子弟提供了錯誤的訊號,有時甚至從一…

為了讓孩子享有童年,所以必須對下一代說謊?

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有些人覺得我們應該替歷史消毒,避免學生接觸不愉快的內容,至少等他們十八歲左右再說。這些人說,小孩向來長得很快,所以讓他們享有童年。為什麼要讓年輕人接觸這些連大人都無法解決的議題?比方說,我們有必要把哥倫布在海地那些恐怖作為的細節都告訴五年級生嗎?[97]西瑟拉.巴克(S…

那天我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祕密,國家法律規定我們只能用右手殺人

文/羅士庭 有段時間我十分熱衷於收集笑話。那是因為我在任職的教科書出版社負責了一個新企劃,要在每個學習單元末的一方小框框裡寫上一個輕鬆的笑話,給學生調劑調劑。主編和召委願意將這個神聖的工作委派給我令我非常感動,這無疑是全書最富有教育意義的篇章,所以我非常認真從事,還隨身帶著錄音筆和一本紅皮小記事本,…

【評書青鳥】德智體群不完美──談美感教育,從教科書的再設計開始

文/尤齡緯 德智體群美,這是小時候學校分門別類來判斷人格的評分標準。不過,可曾經想過五項全能、十全十美是否我們共同所追求的嗎?由青鳥書店所舉辦的教育系列講座,從美感為起點談如何在教育裡重新設計並實踐。 以設計進行公民外交回來的CxCity召集人蘇民在開場即提問「設計力真能成為國力嗎?」,舉例「高鐵票…

大學時代的讀書方法不管用了,為什麼?

文/彭明輝 第一次閱讀期刊論文的人,往往會發現它們長得像天書,全部都是看不懂的術語,每一段都很難懂,甚至完全不知所云。和過去閱讀大學部教科書的經驗差異太大,很多成績優異的學生甚至會懷疑:到底是作者寫作能力太差,還是自己的理解能力真的有問題。 我曾指導過一個研究生,高中是名校數理資優班,大學是清大前三…

【教科書再造計劃】重新打造教科書 讓小朋友想像更遼闊

文/吳亭諺 攝/簡子鑫 孩子們興奮地翻開教科書,和朋友討論書裡美麗的插畫、特殊的色彩,希望能夠從中找尋更多有趣的事物⋯⋯這就是我們對美感教育的想像,不是要定義什麼東西「美」,而是希望可以給予小朋友更多嘗試空間,就像人們喝遍世界上的各種紅酒,只為找到自己最喜歡的味道一樣,這才是我們發起計劃的價值。 大…

越南是母系社會?這誤會可大囉

文/張正 對越南一個積非成是的迷思 越南和中國的糾紛一向沒斷過。雖然兩者皆緊鄰台灣,且兩者爭奪的海域名義上也屬於中華民國,不過我們向來不太關心。直到二○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因中越糾紛而暴衝失控的越南民眾,攻擊台商工廠。 血腥味吸引了台灣媒體的注意。無奈越南與中國的糾紛何其複雜,台灣在其中的角色何其尷尬…

【果子離群索書】你說一定要這樣寫,他說也可以那樣寫──那些陰魂不散的「一國兩字」

我的第二份工作,在一家出版社,編輯國小參考書(或稱自修),但不是南一、新學友這種龍頭,而是小型的公司,主要工作,是用剪刀漿糊,剪剪貼貼,改頭換面,拼出一本新的出來。這一待就是兩年。 為何待在這麼沒有挑戰性的地方呢?無非貪圖工作之輕鬆,準時下班且不用加班,下班後可讀點書,在紙上塗塗抹抹。 現在回想,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