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那種人,動不動就說你犯了什麼什麼謬誤嗎?這種人在嘴炮金字塔可能排得上「反駁:提出理由反駁」,算是不錯了,不過在實質感受上,恐怕跟「訴諸人身」和「辱罵」有得比。 事實上人不但會犯謬誤,而且還常常犯,但是沒人喜歡被別人揪出自己犯謬誤。我過去在演講中推廣批判思考,隱約覺得這件事是個隱憂,後來的教學經驗和觀察,讓我把這件事情看得更完整。 批判思考在幹嘛? 批判思考(critical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 德智體群美,這是小時候學校分門別類來判斷人格的評分標準。不過,可曾經想過五項全能、十全十美是否我們共同所追求的嗎?由青鳥書店所舉辦的教育系列講座,從美感為起點談如何在教育裡重新設計並實踐。 以設計進行公民外交回來的CxCity召集人蘇民在開場即提問「設計力真能成為國力嗎?」,舉例「高鐵票事件」、「Redesign 完整文章
上一篇提出的考題,其中 1. 老師說:「我們不可以太自私,孔子曾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希望大家都能記得。」 這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原句,我想較正確的標點法應該是: 5. 老師說:「我們不可以太自私,孔子曾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希望大家都能記得。」 與原句不同的地方有二:一、「孔子曾說」之後的冒號不見了;二、「勿施於人」之後的句號不見了,並在下引號之後加逗號。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臉友發了一則他國小女兒的「智慧存款簿」(也就是閱讀紀錄表)照片,他提到幾個女兒填寫時的困難,最後發了一句感嘆: 我總覺得表格化的清單紀錄,不免隱藏某種「重數量不重質」的態度。 看到這則短文我忽然明白這幾年來,儘管教育部花費龐大的力氣、資源,在全國小學推動深根閱讀計畫,每年勞師動眾,但台灣的國民閱讀率卻始終每況愈下的原因了。 完整文章
前陣子,新竹某高中在校慶活動中,某班級的導師與全體學生,扮演希特勒與納粹黨衛軍,在臉書照片流出後,引發軒然大波。不但以色列、德國駐台單位發文表達遺憾,總統府也要求教育部追究校方責任,補助款遭刪減,校長道歉並引咎辭職。最後,連教育部長也為此鞠躬道歉。 然而,為什麼扮演納粹這件事,會引發輿論如此強烈的批評? 完整文章
本文摘自《哲學哲學雞蛋糕》書中〈我有可能唸錯字嗎?〉章節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轉載 大毛:蜥蜴喜歡吃蛋餅,我來餵! 生物老師:你弄錯了,蜥蜴不吃那個啦! 大毛:蛤蠣。 國文老師:你弄錯了,要唸「隔離」,不是「葛力」。 聽起來生物老師和國文老師都用一貫「告知真理」的口氣在指正同學。但是,他們的這兩個忠告,有著哲學解釋上的差異。 完整文章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又上新聞了,這次不是因為「三隻小豬」或「打炮」事件而上新聞,而是因為某個國文考試用書作者的臉書粉絲團,發布了辭典中許多語詞的「通用」案例,如: 「鬼」計多端同「詭」計多端 走「投」無路,也作「走投沒路」、「走頭無路」 倒「楣」,也作「倒煤」、「倒霉」 披星「帶」月,也作「披星戴月」 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 完整文章
文/劉若凡 上學這件事,對小時候的我不只一點都不簡單,還很遙遠。二十年過後,雖然我已不用大費周章跟旁人解釋那一連串好奇的問題:為什麼我上課十天放假四天?為什麼我不在臺中學區就學,偏偏跑到遙遠的卓蘭住校?為什麼我明明在讀書卻沒有學籍?然而儘管毋須再解釋,這些疑惑卻是我重返全人中學的原因。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