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宮路秀作;譯/周芷羽 一聽到英國料理,大家會想像是怎樣的料理呢? 「有什麼特別的嗎?」、「我聽說英國料理很難吃就是了……」。 我想多數人的反應不外乎就是這些吧。 話說回來,英國人很常吃牛肉。幾乎到了「No meat, no life.」的地步,總之就是很常吃。而且幾乎不攝取蔬菜類。 完整文章
文/珍妮.W.哈帝、朵思.伊斯頓;譯/張娟芬 我們都被教導,一生一世、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是情感關係的唯一正解。我們總聽人說,一對一是「正常」、「自然」的;如果我們的慾望不合乎這個束縛,就是道德有瑕疵,心理不正常,而且違反自然。 完整文章
文/莎拉.瑪札 歷史學家所構建的各種故事,提供了社會上各群體如國家、地區、民族等集體認同,這跟我們藉由跟自己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來建立個人認同,是同樣的道理。我們當然可以努力拓展出新的觀點,這能讓人對原有故事徹底改觀,也讓我們對自身有全新看法:心理治療中的許多形式正是要幫助患者做到這點。改變一個共同體的故事,像是國家,其效果可以是解放性的,但這幾乎不可避免地會遭遇強大的阻力。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同意後轉載 有回做了個介紹美國漫畫一些超級英雄的講座,講到一半時,俺忽然發現聽眾們的表情有點微妙。 難道俺講了什麼不該講的東西?──現場聽眾當中有一位未成年的小男生,但俺已經注意不講限制級內容了呀(其實本來就沒什麼限制級的內容啊⋯⋯)──帶著疑惑整場講完,與負責活動的聯絡人聊了一下,無意間明白了原因。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岡倉天心把喝茶這件我們看來簡單的事,不僅珍視為一種道的追求,還是一種審美,甚至是日本文化的神髓所在。 但一般人難免納悶,為什麼是茶,不是別的?為什麼喝茶就喝茶,要想那麼多? 我很喜歡這本書裡的一段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夏目漱石(及少數醒者)心中「慘勝」的日俄戰爭,卻是全日本舉國上下意興風發、備覺足以與西方列強一爭長短之際。 與憂心忡忡的潄石試圖透過一部《三四郎》發出警語相反的,幾部彰顯大和民族自信心的著作紛紛出版。 由思想家內村鑑三以英文寫就的《代表的日本人》便是其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