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漢寧.貝克;譯/顏徽玲、林敏雅 我現在真的要走進一個政治地雷區了。身為神經生物學家,我實在不應該蹚這渾水,可是社會議題的討論有時需要實事求是的科學介入,否則會完全流於民粹主義的論戰。畢竟這事關一個棘手的問題:我們的智力到底有多少比例來自遺傳。 完整文章
文╱約翰‧包威爾;譯╱柴婉玲 許多證據顯示,學音樂的孩子不論是在智力上還是課業上的表現,都要比同年齡不曾學過音樂的孩子來得好。但也有研究顯示,較聰明的孩子也比較可能會去學音樂。 那麼,音樂技能究竟是導致智力較高的原因,還是結果? 完整文章
文/安德斯.艾瑞克森、羅伯特‧普爾 回憶一下小時候剛開始學習彈鋼琴、丟棒球或繪畫的情景。或者,也許可以想一想稍有進步時的感受──踢足球踢了六個月後開始有了頭緒,或者加入棋社一年後終於可以基本掌握棋賽,或者搞清楚加、減、乘法之後,老師開始教長除法。在這些情境中,朋友或同學有些表現突出,有些落後。 完整文章
文/迪克.斯瓦伯 「你在畫什麼呢?」我充滿好奇地問。「數字 π。」他回答。 譚米特患有亞斯伯格症候群[1],這是一種與高智商相結合的自閉症類型。譚米特不但是學者症候群[2]患者,而且他的數字和語言天賦都超乎尋常。二○○四年,他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在五小時九分鐘內準確無誤地背出了 π 的小數點後兩萬兩千五百一十四位的數字。他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就記住了這串數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