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劉紹華 和許多經歷威權時代的國家一樣,柬埔寨的政治節日真不少。不過,像柬埔寨這樣有著古老傳統的王國,節慶當然才是假期的重點。 一年之中,十月底至十二月初節日最多,先是十月二十三日的巴黎和平協定紀念日,這一天是一九九一年洪森在巴黎與國王簽署和平協定,從此流亡中國的施亞努國王終於可以回國,流亡法國的拉納利德王子也可以回國參選,接著就是一九九三年在聯合國贊助下的首次民主大選。 完整文章
文/喬‧布林克里;譯/楊岑雯 每一天,區善阿(Chhith Sam Ath)的兩名年幼孩子出門上小學之前,她會給他們一人一小筆錢。孩子踏入教室那一刻,就會把錢遞給老師。所有學生也都這麼做,一個接著一個。未能每天繳錢的學生可能會得到壞成績,有些學校還趕他們回家,或是強迫孩子在牆角罰站,直到放學。 完整文章
文/陳柔縉 這個國家的人不喜歡孔雀,千萬不要去那裡開工廠、做生意,設計個有孔雀的商標。 這個國家的人民多信仰佛教,所以,他們不喜歡大聲講話,爽朗的哈哈大笑到那裡會變得有點不太禮貌。 入了這個國境,看見無邪的可愛兒童,也別想摸他們的頭,否則就犯禁忌了。 這個國家有世界遺產,十二世紀留下的吳哥窟,巨大的岩石完美堆積,沒有一根釘子,任何人站在那裡,都要為七、八百年前王朝的能力和鼎盛,發出讚嘆。 完整文章
文/黃禹森 旅遊最可貴之處即是深入當地文化,包括食衣住行。而文化往往也是最讓人感到矛盾又尷尬的部分,既使人著迷同時又怕受傷害而感到卻步,文化代表的就是整個社會時空光譜鋪敘成的背景下所塑造的價值觀,可能你對於某些事早已習以為常,認為是稀鬆平常,但同樣一件事情,對於不同文化的人而言可能是完全顛覆日常常規,進而使人感到無法接受的恐懼。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你身後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 張維踏入國際志工的領域前,有位交往多年以為會論及婚嫁的男友。分手之後,心的凋零使她憂鬱多時,在朋友的鼓勵下決定振作,開始學習新的事物。那是張維踏入攝影的契機,也是接觸國際志工的開始。 完整文章
文/張正 據說,當年葡萄牙水手驚豔於台灣之美,以「Formosa(美麗之島)」讚嘆之。二次戰後初至台灣的「外省人」,詩意地以「綠島」形容台灣的花木扶疏處處蒼翠,無奈而後關押政治犯的綠島太出名,就沒有人以「綠島」稱呼台灣了。談起台灣的好,我們常常驕傲地自稱「寶島」,不過有時島上發生了狗屁倒灶的事,我們也毫不客氣地謔稱這裡是「鬼島」。完整文章
旅行經驗豐富的王浩威,總避開某些博物館或紀念館,例如「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南京友人推薦參觀,說看了會很震撼,「內心必定充滿了恨。」他一聽就不去了。 又如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他不想去,他說,如果只是充滿控訴和血腥的呈現,這股恨意,會讓自己心情沈重很長時間。 完整文章
文/林小愛 用力玩,用力工作,用力旅行, 如果你這麼答應過自己, 在這輩子能夠用力去完成對自己的承諾, 那是多麼棒的一件事情! 以前我總會跟朋友或受訪者說:「做電視是有使命的,說出來的每一句話,拍出來的每一個畫面,你都必須清楚帶著你的觀點和了解,無害於這社會,有益於願意花寶貴時間觀看它的人。」 當我在工作狀態的時候,「使命」和「熱情」永遠是站在一起和我並肩作戰的左右護法。 完整文章
文/正好 每天都要吃飯,一天可能還不止三餐,可是,總有幾道菜、幾樣點心、幾款飲品,在每個人的心底,默默地與某個故事擁有某種連繫。鄉土劇裡不乏捏爆橘子、鍋裡下毒、怒潑熱湯(珍奶亦可),或者「你給我吃這麼鹹的東西是想鹹死我嗎~~」的各種橋段,就連最知名的聖經故事《最後的晚餐》,那些愛恨糾葛(?)可也都是在晚餐的長桌上發生的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