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薇 翻來翻去,《夜晚的潛水艇》至少被我讀過三遍以上。說老實話,我讀第一遍的時候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閱讀能力退步了,這種近似古典文學的文風我竟然讀得有些吃力。 但好在,這種閱讀障礙在我開始靜下心後逐漸有了好轉。對於像我這種平日裡都用兩倍速在看電影的人來說,要細細咀嚼陳春成的文字真的是一項耐力考驗。 完整文章
初讀《便利店人間》,總覺坐立難安,擔心在翻頁之後,隨時會有消費者被推入冰棒櫃以門板夾殺以致窒息,或是被鏟子打爆頭——是的,女主角惠子剛上國小,班上有男同學打架,為了阻止他們,惠子便從工具櫃中取出鏟子,往男同學腦袋一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史蒂芬.金寫了很多恐怖故事。他自己喜歡恐怖故事,喜歡嚇人也喜歡自己被嚇得半死,有時他會說自己的賺錢方式就是「販售恐怖」,好像他的腦袋就是製造恐怖罐頭的工廠,而且以他的出貨速度來看,他的腦細胞肯定是血汗勞工。 但是,史蒂芬.金的小說到底哪裡恐怖? 完整文章
公視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是台灣近年⋯⋯哦不⋯⋯有史以來,最瘋狂的電視劇,沒有之一。劇中碰觸到許多過去電視劇完全不敢提及的話題,其中包括精神病患者的生活和權益。 在很多社會,精神病院的名稱或所在之地,常被用作羞辱人的代名詞。我小時候家裡住址的路名和我們那個城市精神病院所在小鎮的名字一樣,就在學校飽受同學嘲笑,三不五時就說我來自那裡,一定是有病等等。這鐵定不只是我個人的困擾而已。 完整文章
之前有一篇臉書瘋轉的〈誰說一夫一妻是中華傳統〉,其論據自有可考,但我所處的同溫層師長顯然有些不同的意見。過去尤其明代確實有男色風氣,但要說古典時期同性戀或多元成家是普遍現象,倒也還不至於。這此間的男色或孌童歷史錯綜複雜,或許留待日後細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