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段時間,厚如磚頭的翻譯小說深受國內讀者喜愛,當時「小說越厚越好賣」幾乎像是真理,雖然事實上這只是禁不起考驗的都市傳說。奇妙的是,這狀況還不只在台灣發生過,在日本也發生過,東野圭吾還寫過一個短篇諷刺這事,說作家和編輯為了讓書變厚,不但在情節行進中加了很多不必要的資料撐字數,還用了誇張的裝幀方式。 完整文章
文/劉粹倫(紅桌文化社長、獨立出版人) 牛津辭典日前公布2016年年度詞彙:「後真相」(Post-truth)。「後真相」是指大眾意見的形塑,受到訴諸感性情緒及個人信念的訊息所影響,客觀事實不受重視的情況。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總之,我信了」的年代。 完整文章
文/陳牧謙(政大歷史系大學部學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歷史學家常常要面對史料不足的問題。 但如果史料間的不全並不是空白、而是「被河蟹」,文字的斷裂不是因為紀錄的不全,而是刻意斟酌篩選的結果,則歷史學者要如何才能穿透重重的屏障,挖掘背後的真相? 漢語世界對納塔莉‧澤蒙‧戴維斯(Natalie Zemon Davis)這位史家絕對不陌生。戴維斯在 2006 完整文章
毛澤東死時我十七歲,十七年來,我聽到的他,都是毛匪、毛酋。但也知道他的名姓,因為有時稱呼連名帶姓,外加一個「匪」字:毛匪澤東。 更早期是「朱」「毛」二字合用,另有口號取其諧音「殺朱拔毛」,只不過這朱是誰,小小年紀不懂。後來朱德這名字沒怎麼再提,彷彿他從一級戰犯名單中剔除了。 完整文章
《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是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史學教授,在這本書裡,他試圖回答巨大的歷史問題:「是什麼讓人跟其他動物不一樣?人為什麼得以統治世界?」他的答案是:因為人相信不存在的東西,因而能夠組成龐大社會,並建立其他動物難以蹴及的力量。 為什麼尼安德塔人輸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