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苦茶兄為了上節目總是用心準備,儘管此次要談《慈禧前傳》是主持人私心指定的書單,他依然寫了滿滿兩大張筆記,並提前幾天給我,讓我事先理解他想談的切入點。 太感心!不愧是讀書家,大好人。 我讀高陽很早,大概喜歡讀金庸的,也會讀高陽,我既是金迷,再加上早年清宮劇風行的影響,總是想方設法要讀全,同時享有一位重虛構、一位重史實的大師小說閱讀樂趣。 完整文章
文/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原刊載於新頭殼,已獲作者授權轉載 「真相是沒有寫出來的部分。因此,歷史永遠是一本失傳的典籍。」 這是平路《禁書啟示錄》裡對「真相」與「歷史」所做出的定義。拜網路之賜,年輕鄉民只要敲幾下鍵盤,孤狗大神就能上通專家整理的維基百科,下達十方大德奉上的懶人包,成了年輕鄉民認識歷史的利器。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郭箏,一個最高學歷只有初中的作家,一輩子沒參加過文學獎,三十年寫作生涯,細數作品也只交出了不到二十篇短篇小說、兩部長篇及兩部武俠小說,卻讓傅月庵、王聰威、楊照都念念不忘他的作品。改行當編劇,也拿到了五次優良劇本,也交出了《赤壁》、《國道封閉》等作品……。 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讓 1984 完整文章
星雲文學獎辦了四屆,歷史小說獎項,只有第三屆由巴代得到第三名,其餘各屆,前三名都從缺,百萬大獎至今未頒出去。可見歷史小說寫作之難。 歷史小說未必人人讀過,但在小說裡讀到歷史,則是常有的事。雖然內容包含歷史的小說,不一定是歷史小說,然而這類型的小說,提到史事,讀起來幾可亂真,增添無比閱讀樂趣。《鹿鼎記》堪為代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