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隊長經過,看見一名士兵帶著一隻企鵝站在路旁。 「帶牠去動物園。」他下令。 幾天後,隊長開車經過,又看見那名士兵帶著企鵝在路邊。 「你是怎麼搞的?」他說:「我不是叫你帶他去動物園了?」 「報告隊長,我們去過動物園了,」士兵回答:「還去了馬戲團,現在要去看電影。」 《企鵝的憂鬱》這部奇妙的小說,與這個笑話有點關係。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中央社的記者問我說:「為什麼一定要邀請安德烈克考夫來台灣?」 我在皇冠工作時,2001年出版了安德烈克考夫的《企鵝的憂鬱》,那時的書名是《冰上的野餐》。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對書的內容念念不忘。 2012年成立愛米粒後,去日本拜訪了新潮社,他們也是這本書的出版社,這本書在新潮社長銷至今。那時我就想,這麼好的作品,不應該在台灣絕版,長考了兩年後決定重新翻譯出版。 完整文章
文/安德烈.克考夫 先是一顆石頭落在了維克多腳邊,離他不到一公尺。他回頭看,只見兩個蠢蛋對他冷笑,其中一人彎腰從龜裂的石子路上撿了另一顆石頭,像玩滾石子遊戲似的朝他拋來。維克多加快腳步繞過街角,告訴自己千萬不能用跑的。他回到住處街上,抬頭看了時鐘,九點整。沒有聲音,也沒有人追來。他走進公寓,心裡已經不再害怕了。那些老百姓,他們已經付不起一般的娛樂了。生活那麼無聊,他們只好開始丟石子。 完整文章
文/安娜.葛瑞兒 第一眼看去你不會注意到伊黎娜.岡達瑞娃(Irina Gundareva),而那可是個錯誤。她的歲數約略五十出頭,毫不起眼,一頭修齊的紅髮和直劉海。但是在她謙和的外表下藏著鋒芒。躋身車里雅賓斯克最好的新聞記者之列,她常正面迎擊控告她的文字誹謗和毀損名譽案件且取得勝訴,即使是在這一區的貪腐法庭。她也面臨更凶險的威脅,來自官員和其他被報導激怒的人。 完整文章
俄羅斯二○一四年入侵烏克蘭和非法占領克里米亞,觸發蘇聯解體以來歐洲最險峻的安全危機。俄羅斯企圖以武力重畫國際邊界,以軍事器械和人員支援叛亂團體,並且試圖顛覆基輔的主權政府。到了二○一六年,烏克蘭衝突已造成約八千人喪生,它的發端也激起各方深刻關切接下來還會有什麼發展。俄羅斯會要占領整個烏克蘭、或是侵入波羅的海三國,引爆與北約組織的直接衝突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家可能都看過車諾比核災之後的照片,例如網路上常會看到一張整個教室地板全是廢置防毒面具的相片,很驚悚。」蔣雅郁道,「但是,那其實是假的。」 驟雨的午后,「車諾比核災30周年紀實團隊」七人當中的五人坐成一排,為新書發表會準備的簡報影片,以當年車諾比核災發生之後的撤離廣播開場,距離這段廣播首次播放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十年。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科普經典 歷久不衰 說到《十萬個為什麼》,兒時的卡通記憶倏地湧現。背著龜殼、戴著眼鏡的烏拉博士,總是闖禍的吱吱鼠,好奇的乖乖兔⋯⋯這個陪伴許多人長大(譯:洩露年齡)的科普節目,它的原型其實來自蘇聯作家米‧伊林的同名作品。 生硬科學也能津津有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