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德烈.克考夫;譯/穆卓芸 各位好,我在永恆永遠的基輔。 我最近一直在想,時間過得真快,尤其是現在,尤其在戰時。我就要六十一歲了。回顧過往,我這一生過得很幸福,沒有太多悲傷或太過起伏的經歷。但戰爭使我成了難民;而當你拋下一切,沒有人會想回頭看。於是我問自己,前方有什麼?我不知道。但我是樂觀的人,我相信烏克蘭會勝利,這個國家會維持獨立,再站起來。 完整文章
在 Readmoo 讀墨電子書官網上,點開單書頁,在書籍資訊下方,有自動分析該書簡介抓取的關鍵字標籤,點擊各關鍵字標籤便會連至相關推薦書頁。 以《血色大地》為例,點擊單書頁「烏克蘭」標籤,便會推薦如《俄羅斯美食史》、《間諜本色》等與烏克蘭、俄羅斯相關的書籍: 完整文章
文/謝幸吟 前段時日,新冠肺炎本土確診人數屢創新高,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期望推廣「台灣社交距離app」取代簡訊實聯制,只要開啟藍芽,就能收到確診者接觸提醒。但陸續有民眾反應,接獲app通知有接觸風險的日期,往往是一、兩週前,我自己5月5日接獲通知在4月25日與確診者接觸10分鐘。想問的是,如果沒有即時通知,這個app的意義與功能在哪裡? 完整文章
文/黃禮宏 改錯字,修文法,這種不起眼的小事能有多少商機? 在三十多個國家之間做生意,並不是如有些人想像中那樣每天飛來飛去到各國走跳,一家拜訪完接著下一家。99% 的客戶與我初次「見面」都是透過文字,而不是聽到聲音或見到本人。在寫這篇文章時我針對過去經驗簡單統計了一下,即使我服務的行業做的是有一定客製化比例的工具機生意,仍有大約 10% 完整文章
文/謝幸吟 俄烏戰爭2022年2月24日爆發。聯合國難民高級專員總署(UNHCR, the UN Refugee Agency)說,戰爭迄今,「有數以百萬計的難民逃離烏克蘭,每分鐘都有更多人逃離。」難民總署高級專員菲利波格蘭迪(Filippo Grandi)說,這是自二戰以來歐洲發展最快的難民危機。「發展最快」(fastest-growing) 這個詞,此時變得好負面。 完整文章
那些人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一省。這位女律師說:「基本人權在我們的國家並不存在,就連單純的法律都不再適用。」她說她的組織能做的就只是記錄這些罪行。她曾看見地窖牆上的血跡被洗去、遇害者的名單被銷毀,以及死刑判決書被燒掉。那些施暴者也知道違反人性的罪行沒有法定追訴期。總有一天會需要證據來了解過去。完整文章
文/謝幸吟 戰火下,與摯愛家人朋友的生離死別,除了依依不捨,更多的是悲壯。兩百年難得一遇的2022年2月22日才過兩天,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逃離俄烏戰火的車輛與人群,彷彿沒有盡頭。想像中相似的場景,是1949年政府撤退來台的時刻,《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作者鍾堅,用報導文學的筆觸,真情流露,還原亂世的歷史真相。 完整文章
不想讓唐鳳腦控你,你就戴上錫箔帽──這當然不是真的,唐鳳不會發射某種超能電波控制你的腦,戴上錫箔帽也不確定能不能阻絕這類電波,我們對「腦部控制」的相關想像畫面,來自各式摻雜陰謀論的流行文化載體,可能是漫畫、小說,影集或電影。 但事實上,「腦控」的確存在,而且比你想像得更常見更普及,不需要唐鳳或任何超能力者,面對這種日常腦控,你戴幾層錫箔帽都沒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