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一省。這位女律師說:「基本人權在我們的國家並不存在,就連單純的法律都不再適用。」她說她的組織能做的就只是記錄這些罪行。她曾看見地窖牆上的血跡被洗去、遇害者的名單被銷毀,以及死刑判決書被燒掉。那些施暴者也知道違反人性的罪行沒有法定追訴期。總有一天會需要證據來了解過去。完整文章
文/謝幸吟 戰火下,與摯愛家人朋友的生離死別,除了依依不捨,更多的是悲壯。兩百年難得一遇的2022年2月22日才過兩天,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逃離俄烏戰火的車輛與人群,彷彿沒有盡頭。想像中相似的場景,是1949年政府撤退來台的時刻,《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作者鍾堅,用報導文學的筆觸,真情流露,還原亂世的歷史真相。 完整文章
不想讓唐鳳腦控你,你就戴上錫箔帽──這當然不是真的,唐鳳不會發射某種超能電波控制你的腦,戴上錫箔帽也不確定能不能阻絕這類電波,我們對「腦部控制」的相關想像畫面,來自各式摻雜陰謀論的流行文化載體,可能是漫畫、小說,影集或電影。 但事實上,「腦控」的確存在,而且比你想像得更常見更普及,不需要唐鳳或任何超能力者,面對這種日常腦控,你戴幾層錫箔帽都沒用。 完整文章
文/胡天蘭 羅宋湯、基輔炸雞全球知名,人們卻經常把它定位成俄羅斯菜,其實它們真正的出處始於烏克蘭。天候酷寒的自然條件下,烏克蘭人愛喝濃烈的伏特加暖身,並在食物中加入大量的奶油,與熱量不低的醃肉。為幫台灣妻子盡孝,便於照顧病中岳父,烏克蘭籍的 Balagov 與太太 Sunny 完整文章
文/梁啟智 烏克蘭人痛恨蘇聯是有道理的,他們的切膚之痛可是世上其他地方都難以比擬。因為蘇聯的管治,他們經歷了世上最嚴重的災劫: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專制政權和核電意外,這兩個東西一旦走在一起,災難可被放大百倍。來到烏克蘭,不得不去切爾諾貝爾一趟,見證由這個專制政權所帶來的核子廢墟。 完整文章
文/卡洛尼娜.庫拉;譯/顏徽玲 歐盟東部的烏克蘭與鄰國俄羅斯,發生了武裝衝突。媒體是否能中立於黨派立場報導,引起很大的爭議,所以這場戰爭對媒體可信度來說,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這個戰爭分很多階段,複雜程度可以寫成一本書了。在此我們只能簡單整理,烏克蘭到底經歷了哪些事件,來討論這個新聞主題。 完整文章
文/安迪.格林伯格;譯/蔡耀緯 血戰數百年爭取獨立之後,烏克蘭的解放首先在一九九一年到來,幾乎純屬意外。隨著蘇聯解體,驚愕的烏克蘭議會投票通過成為主權國家,只有東部邊遠的頓內次克(Donetsk)地區反對這個決議,這是該國俄羅斯族裔人口最多的一個區塊。[31] 完整文章
文/安迪.格林伯格;譯/蔡耀緯 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某件怪異而恐怖之事,開始在全世界的基礎設施中擴散開來。 賓夕法尼亞州的一群醫院開始延遲手術、拒絕病患掛號。塔斯馬尼亞島的一家吉百利(Cadbury)巧克力工廠不再產出巧克力。製藥巨擘默克集團(Merck)不再生產治療人類乳突病毒的疫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