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讀川端康成《古都》,一對孿生姊妹,一個在原生家庭成長,一個遭親生父母棄養而被養父母收容。兩人在不同環境下成長,遭棄養的嬰孩被有錢人家收養,成為富家女,反而是留在親生父母身旁的孩子,因為父母早逝,寄人籬下,只能打雜幫傭。 造化弄人,命運難測。可是為什麼其中一個小孩會被棄養呢?雖然經濟條件是一個考量,但小說寫道,另一個可能原因:她的父母覺得生雙胞胎無臉見人。 完整文章
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文/李崇建、甘耀明 人的成長,建立在先天條件與後天環境。一位孩子樣貌、體格,是先天條件的基因所致。後天環境來自父母的應對,應對的關鍵都是態度。先天條件有其優勢,但是父母塑造的後天環境,更是決定了孩子的發展,不容小覷。 英國有句諺語:「父母對孩子的態度,決定他的命運。」 完整文章
文/李奕樵 老者的存在,不是單純的他者這麼簡單的。皺紋。體味。喪失的彈性。暗示具備優秀生殖條件的肉體訊息,對這個時代人類的魅力有多強烈,面對失去一切魅力的肉身,沮喪就有多強烈。 ◎李奕樵(以下簡稱李) 隱身小說家? 完整文章
文/陳宣澍 如果讀者看到小說中,關於祖母的生命智慧、無懼愛人與無礙護孫,這絕對不再是小說效果,而是愛的真諦。 ◎陳宣澍(以下簡稱陳) 女總統出場的意義 陳:為什麼會在一部描寫底層老女人的小說中,加入女總統這個元素?光鮮的女總統之於這群阿姨是否有新的意涵?而總統或她的鈕扣,對於祖母和酒窩阿姨的意義又是什麼? 完整文章
文/李崇建 二○一六年開始,我構思著兩本書,關於「對話」與「閱讀」。 在這個資訊充斥、權威解構的年代,我發現甚多人不懂「對話」。無論是父母、教師、職場、銷售員、主管、員工……都需要透過對話聯繫彼此,甚至發展與整合創意,但是對話卻是一件困難的事。 因為成長背景之故,我的性格孤獨,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懂得對話,甚至覺得對話很累贅。我不僅疲於跟外人對話,我也不想跟家人對話,因為對話讓我感到痛苦。 完整文章
文/甘耀明 二○○三年初,我和崇建各自出版第一本小說,憑藉我們多年的開放教育經驗,接著合寫教育書《沒有圍牆的學校》。書寫得很快,近一個月完稿。當時我已離開教職,在花蓮讀書的校區宿舍寫稿;崇建則在卓蘭山上教書,寫稿。我們一天的電子書信往返五封以上,討論教育書的觀點與細節,並打氣。那真是美好的日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