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于念平;人物攝影/Wu René 人終將因失去其所愛而心痛欲裂,並在此時才發覺不論失去與否,痛苦乃靈魂的根本狀態。 ——奧古斯丁《懺悔錄》   在書店翻開《痛苦編年》,立刻被作者奇異的文法與書寫風格吸引注意力,隨著情節推演下去,開始想這些事到底是小說還是真實?後來訪問時與作者首次見面,發現有些人就是像小說或漫畫人物角色一樣的存在,誇張到不像真的。 王俊雄是誰?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有的時候我會問自己,自己算不算是個壞人。 1. 我從小到大也做了許多「壞事」,偷竊、說謊、打架、翹課、頂撞師長、不敬長輩,在我成長的這些時間中,我是做了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有人說年輕的心思總是曲折、難以理解的。當然難以理解──就是因為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在想些什麼,所以才做出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 完整文章
文/小說家 張經宏 這個暑假瑪莎過得不怎麼開心。她上報了,社區的大人們懷疑她誘拐一對姊弟,將他們關在郊外麥田中的小木屋裡,奶奶和父親都不諒解她。但根據瑪莎的敘述,這件事的始末大概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記得嗎?你小時候在家,除了要乖、要聽話、不要吵的要求和命令外,事實上,你不被允許是你自己。你鮮少被關心,很少被傾聽,大人總是有許多期待在你身上,卻從來不認識真正的你。 每一天,沒有多少陪伴,也不了解你內在的想法和感受是什麼。 不論你表達什麼,好的感受、壞的感受,都不被允許,總是有人對你的表達加以糾正,甚至訓誡你,小孩怎麼會有那麼多意見?那麼吵?有那麼多話要說? 完整文章
「做為同樣在不正常家庭長大的小孩,平路在書裡的每一句話我都明白。」深夜一口氣看完《袒露的心》,我哭了一會兒,想起童年時也同樣孤單的自己。 一個十歲的小孩必須孤獨地住在異鄉,學習打理生活,並且習慣父母的遺忘,這樣的小孩需要很多力氣才能好好長大,不要壞掉。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在大家看這本書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有關吃藥。 我第一次吃身心科的藥物是大學的時候,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吃。後來我描述這件事情幾乎都是這樣說的,「我不吃藥是因為那會讓我感到一切都失控著,即使看起來是好的,我在藥物有效的時候不會傷心了,也不會再做出很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但這件事情是這樣的──那是那些藥物跟我交換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