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其實一直活在虛構世界裡——專訪《廢線彼端的人造神明》作者瀟湘神

文/愛麗絲 「這次寫了一點愛情的青春浪漫,我應該有進步了吧?」瀟湘神過往研究妖怪,寫都市傳說,寫殖民歷史,寫虛構結界,笑稱新作《廢線彼端的人造神明》中,自己總算進化到能寫點愛情元素。 瀟湘神大嘆比起故事劇情,感情才是最難寫的,「我寫愛情故事容易訴諸理性,想探究為什麼他們會相愛?以至於那些浪漫與酸甜蕩…

菲利普·狄克:別假設對社會或宇宙而言,穩定一定是好的

文/菲利普.狄克;譯/蘇瑩文 嗯,我來告訴大家我對什麼有興趣,覺得什麼才重要。我不能聲稱自己是哪方面的權威,但是我能老實說出哪些事讓我深深著迷,我可以一直拿來當創作主題。持續強烈吸引我的兩個主題是:「什麼是真實存在的事物?」以及「真正的人由什麼要素構成?」在我出版小說、寫故事的過去二十七年間,我一再…

【讀者舉手】在現實的凌遲前,世上最精彩的謀殺也黯然失色──《倖存者,如我們》

文/Tridy 你要我談人生,不過我談的只有失敗,這兩者似乎是同一件事。 在《瘋狂亞洲富豪》、凡爾賽文學大行其道,亞裔主角成為拜金主義的新貴時,來自馬來西亞的作者歐大旭反其道而行之,講述了一個人被貧窮塑造,改變,最終摧毀的故事。書中的主角阿福出生於馬來西亞的一個小漁村,家中祖祖輩輩以捕魚為業。八十年…

【一週E書】有些人就在我們的想像之外生活

文/犁客 大多數人都不會否認,「真實事件」聽起來比「虛構」有份量,就算同為「虛構」的小說,「改編自真實事件」聽起來都比完全出自作者想像的虛構故事多了點「什麼」。 那個「什麼」是什麼呢? 人對世界的關心大抵從自己開始。這東西我能吃嗎?那東西會傷害我嗎?我如果幫這些人做了什麼,他們會回報給我什麼?──諸…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在這樣的雨天》進入是枝裕和的奇妙日常

《在這樣的雨天:圍繞是枝裕和的《真實》二三事》雖然並非小說,而是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在拍攝《真實》一片時寫下的工作日誌,但卻正如他的電影一樣,具有一種奇妙的空氣感,彷彿把讀者拉進了另一個世界的日常之中──一個屬於是枝裕和的生活日常。 如果你是熱愛電影的人,甚至十分喜歡是枝裕和的作品,那麼你當然會喜歡《在…

當我們不知道自己有多脆弱時,就更容易受傷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當我們不知道自己哪裡有多脆弱時,就更容易受傷 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提出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承認脆弱的重要。從健康心理學的領域來看註8,承認脆弱(亦即承認我們面對的風險),大幅提升了我們維持某種健康習慣的機率。為了讓病患乖乖地遵照醫囑,必須讓他們先承認脆弱。有趣的是,當我…

【經典也青春】以幻覺織錦,安頓無法承載負疚的心 ——許婷婷談馬奎斯的《預知死亡紀事》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他會被殺死?為什麼會死得那麼慘?他做了什麼遭來橫禍?他有預感自己會死嗎?當時是什麼狀況?有人知道這樁計謀嗎?怎麼會沒有人出來阻止慘案發生? 以《百年孤寂》征服千萬讀者的馬奎斯說《預知死亡紀事》才是他比較滿意的作品。 是因為發生於1951年的一件謀殺…

如果電玩世界是假的,那什麼是真的?

挪威青年史汀(Mats Steen)二十五歲去世,他罹患稀有基因病症,死亡前,已經經歷十幾年肌肉嚴重萎縮、無法行動的日子。 史汀的喪禮出現了一堆家裡不認識的人,他們都是《魔獸世界》的玩家,史汀是這遊戲裡玩家隊伍「星光」(Starlight)的一員。史汀難以行動,但可以打電玩,據爸爸描述,在生命最後十…

天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選邊站?

文/安卓雅.芭罕 Andrea Barham 譯/葉織茵 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英法聯軍在德軍猛烈逼近下被迫撤退。幸好當時天使們正在附近守衛著。據說英國退到比利時蒙斯市一帶時,有人看到大天使米迦勒的靈體、天使軍團和守護天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書中,舉世聞名的歷史學家泰勒(A. J.…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有時候,人類也不免像複製人那樣活著:三個《銀翼殺手》(下)

在上篇裡,我們從電影中消失的動物和沒有被提及的摩瑟教出發,分析菲利普.狄克原作小說裡,這些事物本身的存在意義。在下篇裡,讓我們來看看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和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裡,那些延續與延伸的電影主題,那些關於存在、選擇、記憶與真實和自我實踐的故事。 離開,是擺脫困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