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每當有人拿「這不科學」出來反駁某個看法時,常見的回敬方式有幾種,「科學無法解釋所有事情啦」、「你說不科學但某某科學家明明就認同這個看法難道你比人家更懂嗎」等等算是比較有道理的,其他還有很多沒什麼道理或者根本沒道理甚至超級大滑坡的我們就先不討論了。 這兩個說法比較有道理的原因在於,第一個說法其實沒錯,第二個說法找了實例來反駁。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如果一個小孩蹲在地上觀看螞蟻,就讓他看得夠吧。 如果有人想拆開收音機或玩具車看個究竟,你想他會在拆開幾個之後,重新組回去? 「大科學家」,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理查.費曼小時候就對跟機械有關的東西感興趣,但由於家境不好,一切要靠雙手摸索組裝修繕,偶爾才有簡單的工具幫忙,卻因此培養出同時用腦袋思考與用雙手實作的習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
過去要幾十年才產生代溝,現在只要幾年就可能。拜網際網路和智慧手機所賜,我們活在一個加速中的社會,一閃神就似乎會被抛到九宵雲外。 我們該怎麼辦呢?《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集團執行長暨編輯大衛.羅斯科夫(David J. Rothkopf)在《決斷未來的關鍵提問:那些即將改寫世界的重要概念》(The Great Questions of 完整文章
文/亞歷山大.喬連安、克里斯多福.安得烈、馬修.李卡德 克里斯多福:怎麼配合自己的渴望過日子?我們可以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嗎?就好像對別人發出要求,而不是對自己?那些公開宣揚某些價值的人,在私底下或行為中,仍然是依循自己所宣稱的嗎? 一致性的問題向來觸動我,也常和亞歷山大提到這個問題。每回我們發現言行不一致的人,總會覺得很侷促不安。 高度忠於自己的人 完整文章
文/翁麗淑 在我擔任閱讀專任老師的學年,我設計了一個「閱讀傳記」的單元。介紹傳記可能的結構形式內容後,我用四本繪本介紹四個重要的女人,其中,瑞秋.卡森是年代最靠近我們的科學家。有學生注意到傳記裡沒有提到她的婚姻,問我:「瑞秋.卡森是不是沒有結婚?」 完整文章
文/達倫.布朗 一位自稱催眠師的人,有辦法讓成年男子忘情跳舞,或在舞台上模仿貓王表演,我們稱這些受試者為「被催眠的人」。邪教成員做出損害自己利益的事,最嚴重的程度甚至到了自殺的地步,也可以說這些成員「被催眠了」。矛盾的是,有人告訴我們「催眠無法逼迫人類做出有違自己意志的事」,我們卻用同樣的話術去說服其他人進入幻覺狀態,或在沒有施打麻醉劑的情況下進行手術。 完整文章
文/郭兆林 「極少人有足夠的獨立性,能看透當世的弱點和愚蠢,並且保有自我不受影響。」──1930,〈談蕭伯納〉 愛因斯坦是最常被作傳的人物,談相對論的專業與科普書籍也已汗牛充棟。綜合科學專業與傳記的更有裴斯 (Abraham Pias) 的權威著作 Subtle is the Lord: The Science and Life of Albert Einstein 完整文章
文/Miffy 瑪格麗特‧尤瑟娜的《苦煉》是獲得1968年費米娜文學獎的作品。小說描述澤農的一生,把重點放在他如何追求真理的過程。澤農是煉金師、科學家、醫生、也是哲學家,身處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雖然藝術蓬勃發展,在科學上找到新的研究方法,但也充滿戰爭、不少人因宗教改革而遭殺害,鼠疫也奪走許多生命。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世界知名作家的經典作品,是不是有共通點?有的,日前就有數學家找出了答案。 波蘭科學研究院核子物理所(the Institution of Nuclear Physics of the Polish Academy)日前發表一份研究報告,刊登在《資訊科學》期刊(Information Science),這份研究分析句子結構和字數長短,運用數學上的碎形理論,解碼 113 完整文章